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六四紀念需作本土化調整 籲支聯會棄提平反

2015/5/28 — 7:35

練乙錚

練乙錚

六四26周年將至,時事評論練乙錚今早在信報專欄提到,佔領運動後催生「本土」感召,加上年輕人不少都帶有一種「反大台」情緒,「如果沒有適當的本土化調整,維園六四悼念會一度十分成功的薪火相傳,到最後卻會油盡燈枯。」他認為,六四紀念組織者支聯會應認真考慮放棄「平反六四」、包含對中共合法性有條件的承認的口號,轉而以「紐倫堡審判」等口號取代。

練乙錚分析,當初中共非常反感港人紀念「六四」要求平反,但礙於回歸初期要在國際上顯示願意遵守對香港的政治承諾,乃不便發作,後來才明白,參與六四紀念的港人乃真愛國,活動萬萬取消不得,「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變得十分『包容』一年一度的六四維園會,雖把偏激鷹派撐上台管治特區而六四紀念猶讓延續。由此也可預測,以後的年年『六四』,出席紀念的人數倘若減得太少,就會有中共的人出來故意說一些諸如馬力當年說的『坦克豬肉餅』之類的冷血涼薄話。」

練乙錚強調,港人悼念「六四」的情緒,不應該也不會受到共產黨的機心影響,香港人至今還悼念六四,主要是基於抗議當年專制政權以兇殘手段屠城、有助年輕人認清解放軍的體制本性、以及香港人民大規模公開自發表達愛國情懷的唯一而最後形式,與國家之間的終極紐帶。但他認為,香港人對悼念的意義的理解、對活動的主題和表達方式,卻會因大陸與香港的政治互動而有所改變,主辦紀念活動的團體和人士,不能不按之作出相應的安排、不斷調校,

廣告

「佔領運動之後的第一個『六四』。不少運動的參與者同時也是以往六四悼念會的常客;這批人在『命運自主』的旗幟感召下都或多或少走向『本土』而與上述第三點疏離,當中尤以年輕人為甚。這對傳統六四悼念會的組織者而言,無疑是一個隱憂。組織者要注意,六四悼念會的視覺焦點是一個「大台」,而運動後的年輕人不少都帶有一種「反大台」情緒;如果沒有適當的本土化調整,維園六四悼念會一度十分成功的薪火相傳,到最後卻會油盡燈枯。」(練乙錚)

練乙錚提到,新世代不接受「平反」兩字,認為向中共要求平反,蘊含了對其管治合法性作有條件的承認,因而是不當的,「平反昭雪的結果,無損反有助封建秩序。」練乙錚認為,較合理的選項,無疑就是以「殺人者死」/「紐倫堡審判」這個自然法的簡單公義取代「平反六四」,「當然,如果很多香港人都認為無論殺人犯如何罪大惡極,判其死刑也是不道德的,那麼可以在對六四屠城者判極刑之後給大赦改判終身監禁,這樣說,不表示筆者『反平反』,只表示這裏討論的旨趣在於如何包納新世代新觀點。」

廣告

練乙錚認為,解構這支駐軍的外貌而直面其實質,應該是本地六四維園會的一個重要新內容。

至於另一句受爭議的「建設民主中國」口號,練乙錚認為,新世代普遍不承認大陸民主化是在香港達致民主的先決條件,「甚至有一些人認為,大陸一旦民主化,以其人民之質惡、無所不及的大一統意識、對香港生活方式及體制環境的又愛又恨,遲早會挾其民主賦予的『管治合法性』,把香港打得更殘。」練認為,若改為比較中性的說法,例如「寄望中國朝優質民主發展」,就能夠比較包容。

練乙錚提議,紀念六四,最好的做法,把一部分悼念活動辦到解放軍駐港部隊軍營的大門口,或者是通往營地的道路旁邊。

當年解放軍的屠城獸行,今天全中國什麼人知道得最少、受蒙騙得最深、理解得最錯誤呢?筆者的答案是「今天的解放軍作戰員」,而為數幾百萬的解放軍作戰員當中,尤以駐港部隊裏的最甚,因為他們身處華人社會資訊最豐富最流通的地方,來之前頭腦「受洗」必然加倍。但正因如此,一旦接觸真相,他們醒悟得也必然最快最徹底。按此「膠論」,悼念組織者若要把「六四」的真相訊息傳播而得其所,最好的做法,莫如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把一部分悼念活動辦到解放軍駐港部隊軍營的大門口,或者是通往營地的道路旁邊。(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