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否定民眾懷疑無助維護法治 譚允芝「政治犯」定義過於寬鬆

2017/8/30 — 10:38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於《蘋果日報》以 <論法治和法治膠>為題撰文,提出近日社會上民眾與法律界人士對於香港法治是否依然獨立健全的看法出現嚴重分歧。他點名回應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日前指「雙學三子」並非政治犯的言論,質疑她對政治犯的定義過於寬鬆。練乙錚批評,不少法律界人士認為民眾對於法治的懷疑是錯誤的、有害的,實為採取鴕鳥政策。練乙錚認為,民眾表達對香港法治前途的憂慮,不僅不會削弱法治,反而能夠對法治產生保護作用。

練乙錚引述十八世紀末年由美國開國父老咸美頓等人執筆的《聯邦黨人論叢》指,在三權分立的體制內,司法通常是最脆弱,最被動的一權。但正因如此,脆弱的司法權反而有一點強勢,但其強勢並不來自其本身,而是人民意識需要無時無刻地警惕和守護司法,避免它被行政權或立法權擊倒。

練乙錚於文中點名批評譚允芝日前否認香港出現政治犯的言論,質疑她提出的「政治犯」條件定得太高,既不符合國情港情,亦不符合常理,無助減少民眾疑慮。譚允芝日前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政治犯是指一些人因與當權者意見不同,而被當權者以不相干的原因,由無罪屈成有罪。」練乙錚認為這定義太狹窄,「按譚允芝的定義,中國根本沒有政治犯」,因為中國法律的確不容許「妄議中央」。他認為,某人是否政治犯,重點並非罪名與被告的行為是否相關,而在於檢控者有沒有法律以外的政治動機。

廣告

練乙錚質疑,香港的法律界人士面對民眾對法治產生疑惑,本能地否定甚至指責那些疑惑,而不是試圖說服大家不必疑慮,並不是保護法治的最好方法。練乙錚提出,法律界人士不自覺地成為鴕鳥,是因為對畢生為法治理想服務的法律人而言,如果他們承認法治崩壞,則將要面對一個困難且痛苦的選擇:「要麼繼續維護這個逐漸變質的法治局面──等同替蠻橫的行政權服務,要麼與體制對抗而批判之,成為體制敵人。」

練乙錚強調,雖然他亦一向反對輕率的「法治已死」指摘,但認為從近日律政司和法庭的表現看來,情況已經有所有變。他指,「『政治已然沖垮法治』的說法今天是否成立,容或還有爭議,但對香港法治前途的顧慮,已經不是天方夜譚。」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