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強推《反港獨法》只會加強獨立意識

2015/4/13 — 8:07

練乙錚

練乙錚

香港背靠大陸,是一面倒的好處? 練乙錚今日在信報撰文,他提到,一直以來的政治論述,都太過強調大陸對香港經濟的正面價值蓋過一切的負面影響,忽略香港付出的代價;為香港利益,港陸之間應嚴格保持一定的政經距離,「政權力推融合、磨蝕這個必要距離,因此必然產生強大反作用;這個本能的反作用就是分離意識、命運自主的政治訴求…並不是立一條《反港獨法》就可解決;相反,那種立法及與之同來的抗爭,卻會直接加強獨立意識。」

練乙錚提到,例如自由行、水貨業,確實有助提升GDP 及某些行業、某幾類產品的銷售額增長,同時令不少其他很多行業或很大數目的其他商品及服務的產銷量下降,財富和經濟效益於是向少數行業少數人集中,更多的行業或勞動者的利益沒有增加,甚或可能下降了,還沒有算入自由行及水貨業帶來的生活不便。

此外,香港因為與大陸的地理及政治距離最短、融合程度最高,受到大陸改革影響也最快最大最直接,「八九十年代的短短十年裏,整個香港製造業掏空了,「沒錯GDP 增加了(如果用GNP量度,增幅必然更大);是好是歹,卻要看你是什麼階級。」

廣告

忽略負面影響

練文提到星港之別,他認為新加坡其中一個外在優勢,是沒有如同中國的強鄰,「香港面對強鄰大陸,有強大的政治壓力促使融合;這是與一個政經都落後、貪腐問題十分嚴重、價值觀念南轅北轍的實體的融合。新加坡卻沒有這種壓力。」新加坡與鄰國馬來西亞之間的保持的,是平起平坐的國與國關係,反觀香港,強鄰一直是客觀上的宗主國,之間特別是在九七之後,並非平起平坐而是從屬、主僕等的兩級關係,「一旦資本家學乖了,圖吃方便飯因此學會扮孫子叫爺爺,那麼他那打拚全世界的本事的雄勢就去掉了、閹割了。香港與強鄰之間的爺孫關係腐蝕了這根重要的社會棟樑。這一點也無法在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關係裏找到。」

廣告

此外,李光耀因為反共能力強,西方國家對新加坡有相當信任,「香港則於1997之後沒有了這個來自西方的優待,反而因為特府愈來愈親共陷共與共融合,港資也跟着愈來愈赤化,西方已對香港信不過,令香港經濟日漸成為『單引擎』,一旦大陸經濟下行,香港的處境比新加坡要惡劣得多。這方面的劣勢,便是當權派、商界裏的大戶,也得承認;最近長和系的『離家出走』,無疑是一個避免形象染紅的好辦法。」

練乙錚強調,一直以來的政治論述,太過強調大陸對香港經濟的正面價值,忽略負面影響,說法十分偏頗,完全欠缺不利因素的分析,他認為,全面的看法應該包含他在文章中提出的反面論述,而正確的政策必須包含港陸之間嚴格保持一定的政經距離。

他認為,政權力推融合、磨蝕這個必要距離,因此必然產生強大反作用,「這個本能的反作用就是分離意識、命運自主的政治訴求。這個反作用,並不是立一條《反港獨法》就可解決;相反,那種立法及與之同來的抗爭,卻會直接加強獨立意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