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後退聯時代 本土派跨院校組織將抬頭

2015/4/27 — 8:28

港大、理大、浸大等三間院校學生會,先後通過退出學聯,學運的去向受到關注。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撰文,他認為,未來學運的領導出現雙胞胎,其一進行組織改革後的學聯,其二是以若干院校為骨幹的本土派跨院校組織。他認為,「本土」力量上升,非但不會削弱學運,還會擴大民主派的支持。

練乙錚認為,雨傘運動儘管未能從專制政權手中奪得任何成果,卻徹底改變了本地新生代的政治面貌,催生了新的更有活力的社運方向。作為傘運領導之一的學聯,特別是學聯當時領導,表現總的來說「非常優秀,功不可沒」。

練乙錚總結,目前主張退聯的人士對學聯有三個不滿,例如是決策模式(即學聯共識制),學聯領導機構組成的民主性(即大批成員均屬間選),不應該是退聯的理由,雖然與學聯其他問題還還相扣,但真正的致命傷是學聯「前世今生」。

廣告

他提到,1958年學聯成立,之後長期支持中共,六十年代更支持文革,七十年代支持「認中關社」,1984年之後改為支持大陸民運、香港民主;89.64之後,開始反共。他認為,最初階段,學聯不過是中共在大專界的一隻統戰工作棋子,沒有什麼太緊張的工作或任務,「什麼樣的決策架構都不是大問題,太直接民主的話,很多時反為不妙。」

但是,學聯在政治上轉變之後,特別是在積極參與這幾年的社運之後,其組織民主性和決策靈活性都跟不上需要,變成一種障礙,不能不改革。然而,自2014年起,社運形勢有變,學聯的「反共的中國關係」(即與支聯會等組織的關係),令它成為新興本土派心目中的「大中華膠」,無法再統一領導學運或年輕人中的社運。甚至,學聯在一些本身的意識形態歷史包袱影響底下,便是與支聯會等團體切割,也不一定能夠再擔當學運的領導角色。這是個不幸的發展,然而卻是大環境政治轉變期間的現實。(練乙錚)

廣告

練推測,在後退聯之後,未來學運的領導出現雙胞胎,第一是進行組織改革後的學聯,其二是以若干院校為骨幹的本土派跨院校組織。練提到,退聯的投票,反映學界支持「本土」的,較「大中華」派多,相信日後本土派會繼續壯大,「這有問題嗎?雙胞領導會削弱學運、社運的力量嗎?筆者認為不會,因為『本土』力量上升,本身包含一種新的活力,能夠擴大民主派的支持,不會是純粹的民主陣營裏的零和遊戲。老一輩的民主派人士可能要開放心情,接受、支持這個變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