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暴力或因良好歷史作用獲肯定 反之亦然

2016/2/15 — 9:18

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

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

年初二凌晨旺角騷亂過後,況間對於「暴力 / 武力抗爭」手法意見紛紜。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專欄指出,暴力可以因為有良好的歷史作用而得到肯定,反之亦然。他指出,今次事件當中一部分已經被捕的參事者可能會坐牢,「當權派視他╱她們為十惡不赦的叛亂分子,泛民中人不少也會不假思索地割席賣甩。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歷史在當代發生,是非成敗的定論卻不是由當代人下。」

練乙錚於《信報》專欄提到,大年初夜香港發生飽含反赤化意味的「魚蛋革命」,北京旋即按化學觀念「定性」為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統一與分裂,暴力與和平,是這個關口上的矛盾語。」

回到武力抗爭的討論,練認為,暴力到底非好事,問題是當它出現了,各方如何看待,「天安門大屠殺發生,舉世震驚,指摘至今不絕,但自鄧小平以降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和支持者,都公開或半公開地認為是好事,因為『保證了之後二十多年裏經濟的穩定發展』。」他引用香港1967年暴動作例子,雖然絕大部分市民認為是壞事,但特區政府的態度截然相反,2001年更把最高政治榮譽大紫荊勳章頒給了當年的暴動首領、鬥爭委員會主席楊光。

廣告

練乙錚也認同,也有一些暴力,發生之後經過歷史沉澱,普遍認為是壞的,例如秦始皇焚書坑儒、國民黨在台灣搞的2.28事件、希特拉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等等;至於普遍認為是好的,例如中國古代的湯伐桀、武王伐紂、美國的獨立革命和解放黑奴的內戰等等。練認為,由此可見,暴力可以因為有良好的歷史作用而得到肯定,反之亦然。「這個說法,要比成王敗寇說高明。」

他提到,真正有力的「非暴力」論述和替代暴力的有效工具,來自馬克思主義老祖宗;社會要摒棄大規模暴力,最重要的做法就是在國家由上至下所有政治組織層次裏嚴格實施民主真普選,「這不是香港民主激進派最近一兩年發明的,而是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理論發展到恩氏晚年的時候,受外部世界環境轉變啟發而生的頓悟。」

廣告

練又引述恩格斯認為,暴力不是不可再用,而是在很特殊情況之下才能有效,恩格斯便曾說過,「當然,我們的外國同志們絕不放棄暴力革命的權利;這個權利,說到底,是唯一歷史賦予的權利。」

返回到香港現實情況,練分析,香港民主運動激進化,主因在於京港統治集團違背《基本法》、《中英聯合聲明》裏關於民主普選及港人港治港的承諾,「一些年輕港人見『先禮』(和平抗爭路線)之無效,遂改招數為激進勇武甚或包含若干暴力,是謂『後兵』。這當然是無可奈何的事,然而解決辦法只有一個,就是京港當權派改弦易轍,兌現承諾。但這並不現實,原因已經不是一念之差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涉及紅色資本在香港作為最大既得利益集體的特殊需要。這是一個全新的政治經濟學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