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本土論述更接近港人六四初心

2016/5/30 — 10:45

近年不少年輕人本著本土論述,拒絕參與支聯會的悼念六四活動,有人更聲言悼念六四的活動應有終結。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撰文,表示不贊同一些對維園燭光會的無保留批評,認為那是對相當大數目的香港人的一種錯誤的輕視,但也不認同一些說法,認為反對繼續悼念六四的年輕人,就與建制派或中共沒分別。

他更預言,新的基於本土出發的六四意義論述,將會佔上風、打動更多香港人,主因是這套論述更接近「香港人的89.64」的初心:主要不是從大公的義理出發替國家民族說民主事,而是以小私的、對中共的恐懼為動力,替港人保港自保。

練乙錚今日刊登在《信報》的文章題為〈昨日之怒:「香港人的89.64」初心是什麼?〉首先從歷史分析,闡述悼念六四之於香港的獨特意義。

廣告

他認為,1989年六四事件所導致的死亡人數,只是中共政治運動裏非正常死亡人數的「一個零頭」,但卻引起香港人萬人空巷上街,其後20多年更每年悼念,原因是1989年初的香港處境,距英國人離開只有8年,港人心裏忐忑;同時,中英談判老早完結,英國正式準備放棄香港,當年2月是《基本法》起草草案的第二版出台,而4月北京便有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集會,6月便發生大屠殺。

港人89.64初心:憤怒惶恐,而非愛國民主

廣告

六四事件發生後,港人惴栗不可終日,一是義憤、二是驚惶,於是感性地走上街頭,但並沒有多少人立定心意奮鬥爭取中國民主,這由其後的幾年參與維園燭光會的人數拾級而下,以及往海外移民的港人數目卻急增的數字可見。

練乙錚分析認為在大部分香港人的89.64初心裏,愛國、民主是次要,憤怒和惶恐才是主流,特別是惶恐。

現時,對在香港搞六四悼念及其意義,有相反的兩套論述,他坦言,新的一套論述始終會佔到上風,打動更多人,主因不是新的一套的「理」更充分或高明,而是勝於更接近「香港人的89.64」的初心:

「這個初心陳義比較低,主要不是從大公的義理出發替國家民族說民主事,而是以小私的恐懼為動力替港人保港自保。這個89.64以來便存在的初心,與今天主張分離的年輕人的本土意識/本土優先不謀而合。」

「少用/無用等於出賣」公式太片面

他亦不認同,年輕人提議不搞大型六四悼念活動,就等同當權派經常「勸喻」港人放下心結,正中中共下懷,令中共「最高興」,因為這類比沒考慮不悼念的話,香港人可以做些什麼。他相信年輕人不搞六四悼念,是要社運把精力集中運用到壯大本土實力、普及分離意識等方面的工作上。

不過,練乙錚仍不贊同一些對維園燭光會的無保留批評,認為那是對相當大數目的香港人的一種錯誤的輕視。因為,畢竟在物質主義濃厚的香港,鍥而不捨一以貫之的精神,無論成效有多少,都彌足珍貴。而他本人很多年來都是六四維園會的靜默參與者,認為能做的事情那麼少的情況底下,一點卑微的相濡以沫的感情,無疑也提供了重要的精神支撐。

他又反駁了部分年輕人對支聯會的指控,指出「少用/無用等於出賣」這個公式,實在很片面、太簡單,對建立一套對「六四」、對香港乃至對中國的新論述,並無明顯好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