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李波事件非侮辱港人智慧 而是中共「蓄意的拙劣」

2016/1/28 — 10:55

出版中共禁書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蹤,中央、公安及港府的處理手法低劣,令港人震怒。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信報》撰文,認為中共並非沒有能力以高超手法,將李波失蹤一事包裝成法治典範,而是選擇運用極權國家愛用的「蓄意拙劣」手法,不要求受統治者對政權唯命是從,只要言行不踰矩、不敢挑戰政權即可。

練乙錚指,中共的表演能力其實非常高,並非沒可能將劉曉波、李旺陽等打殺事件包裝得天衣無縫,李波事件的目的亦非「侮辱港人智慧」這麼簡單。他引述前捷克斯洛伐克抗爭領袖、名作家哈維爾(Vaclav Havel)的文章〈無權者的能量〉,指中共的用意是該文所提到的「蓄意的拙劣」。

在史達林死後,蘇聯東歐進入「意識形態極權」時代,這種新統治方式不再是史氏式的洗腦,而是將「駭人聽聞的暴力手法」收縮成為一種「潛在的、時隱時現的威嚇」,並在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以「綿密的公安監視和民眾互相舉報系統」,將「絕大多數哪怕是極其微小的公開反對與抗議言行」壓抑。這種管治手段,並不要求民眾「絕對的、真誠的信服」於政權的管治論述,受統治者完全不信那套管治神話也不打緊,只要在一言一行方面不踰矩就可以了。

廣告

對於日常生活中的「可疑人士」,政權則採用「輕微的不斷的查問、騷擾和威嚇」等手段,對方不服從,才再用干擾生計、切斷收入、起訴、繫獄等手段,務求令受統計者「自願」與政權息爭,甚或主動配合政權的要求。

在整個過程中,這些手段均粗糙鄙劣,表現出一種蓄意拙劣。現今中共與「後極權」的捷克斯洛伐克不同,中共以純粹的極端民族意識取代馬列毛主義,並採用電子數碼監控工具及強力部門,將一切不按政權旨意行事者的言行「消滅於萌芽階段」。

廣告

中共刻意不利用高超的手段處理銅鑼灣書店擄人事件,因為愈是逼真的假戲真做,讓人以為中共真是搞法治的,政權就會後患無窮:

諸如在「法治」、「人權」等方面表演和表述上的蓄意拙劣,才是「後極權」國家的最佳選擇:它就是要你不相信它說的一套是真的,就是要令你知道那不過是一場表演,而且要你知道,在薄薄的皮相下面,就是雷霆萬鈞、對任何個人或小團體而言都是毀滅性的黨國暴力。

……

所有這些事件,都是政權無懼「拙劣表演」的指控;不怕大眾指摘無視法治,只因為政權高調無視法治,才更顯其體制權力。「老子就是如此拙劣,你拿我怎麼樣?」

練乙錚指,在銅鑼灣書店一事上,大陸從中央到地方官員的拙劣表演堪稱「揮灑自如」,港府官員亦上上下下配合,這是「從蓄意拙劣朝慣性拙劣的階段衍化」。特首梁振英當政三年多,港府官員行使權力時愈來愈傲慢,他指近日和廉署有關的檢控問題,也顯示港府逐漸傾向利用「蓄意拙劣」的手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