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梁振英鬥倒曾德成 若仍沒成績 黨會反過來取他首級

2015/7/23 — 7:54

圖左:練乙錚,圖右:梁振英

圖左:練乙錚,圖右:梁振英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專欄分析,曾德成離任,不能簡單推測作「請辭」或「炒魷」,而必須視為以梁營為代表的「新愛國」與「老愛國」即傳統左派之間的派系鬥爭的階段性結果,「這個鬥爭是殘酷的,不留一點情面。就從『無縫交接』(即曾從公布後要立即離任)那一點看,大家已可知其八九。」

練乙錚認為,梁要求共產黨同意「換人」,從此欠了黨一大筆,「要歸還,他一定要有所表現,一兩年之內向黨交出黨認為亮麗的政績;不然,黨就會反過來取他的首級。這原本是一些黑社會電影裏的老橋段,不意卻在特區的現實舞台上演出。」

練提到,由此可推測,梁曾之間的矛盾衝突,嚴重,絕不會是源於傳言裏說的什麼「青年工作做不好」、「人太老、不中用」、「不善應酬」等問題,而是衝突日積月累到最後忽然白熱化,要掃地出門。他認為,若非曾梁二人有長期嫌隙,定當會好來好去,給足面子讓這位「老愛國」、為黨為主義流過血坐過牢犧牲過的人體面地離開特府,「為什麼不可以呢?一方怎會如此狠心出手『秒殺』另一方?」

廣告

練乙錚提到,現今當權派裏,有所謂「老愛國」和「新愛國」之分,分野是1967「反英抗暴」的終結到「保釣運動」的開始這段時間,之前已經參與「愛國陣營」的,叫「老愛國」,之後才加入的,叫「新愛國」,他相信,老愛國仍有一定威信,當梁振英使出撒手鐧成功鬥倒曾德成這「老愛國」,露出滿意自己的傑作的微笑的時候,「他也同時走到了權力的最危點;在這個點上,他的對手(不但是民主派,還有曾派和唐派),卻反而最易置他於死地。」

練文提到,梁振英這新愛國,到北京要求黨炒人,「如此,梁特勝了一個回合,卻也就欠了黨一大筆。要歸還,他一定要有所表現,一兩年之內向黨交出黨認為亮麗的政績;不然,黨就會反過來取他的首級。這原本是一些黑社會電影裏的老橋段,不意卻在特區的現實舞台上演出。」

廣告

大家看,梁特的處境不是很危險嗎?只要他的對手成功阻止他抵壘,或者天意要他不能抵壘,例如再出幾單像「鉛水事件」、「屯門醫院事件」等他處理不了的民生小事,或者再爆出一些收受小小利益的大傳聞他抵賴不了而北京忍受不了,他就要乖乖埋單。(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