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梁游不能充份預料宣誓後發展 理應免責

2016/11/30 — 11:20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事件引發人大釋法,更被取消議員資格,二人「累街坊」之說如潮湧。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撰文,就社會運動裏的問責和免責,提出兩個普遍原則,他指,應否問責,要視乎導致損害一方,在事發環境裏按常理能否預見該等間接損害,而他指,有理由相信宣誓當時的reasonable man,是不能充份預料出格宣誓之後的局勢發展,儘管有損害,梁游卻是免責的。

在事件中,練乙錚認為,梁游的無知,是對「加料釋法可改變法律」的無知,是對極權政治的具體無知。

關鍵:按常理推測 能否預估京港當局的行動

廣告

練乙錚今於《蘋果日報》以<從雙學梁游看社運的問責和免責>為題撰文,就社會運動裏的問責和免責問題,提出兩個普遍原則。

練乙錚指出其中一個一般原則,就是運動失敗,領導者要負多少責任,「與運動開始時的贏面高低成正比」,換個講法就是,「階段性的失敗,問責空間其實很小」。

廣告

練提出,所謂「累街坊」,就是普通法合約法講的「間接損害」,他引用英國一宗官司指間接損害免責原則,就是「導致損害的一方沒有責任賠償在訂約之時按常理及當時所擁資訊而無法預知的間接損害」。

至於這個免責原則能否應用到宣誓事件,關鍵在梁游宣誓前,「按當時他們所具備的資訊作常理推測,能否預估出京港當局甚有可能採取後來的行動」,「常理」即是指普通法的reasonable man standard,或稱common man standard,又是港俚中的「路人甲標準」。

沒聲音提醒二人不要輕舉妄動 政場一般等食花生

練指,按常理推測,梁游應知以前有其他議員宣誓之時,首次讀誓詞不按規定讀出,第二次才滿足法例要求,完成宣誓。而且要注意,二人當選與宣誓之間,如果當時的政治智慧比普通路人甲高一些的人,都能預估獨派出格宣誓的後果有可能如那樣嚴重,媒體上便應有不少相關的討論,甚至應有聲音明確提醒兩個小學雞不要輕舉妄動拿宣誓儀式說港獨,但這些都沒出現,「當時政場裏一般人的心態,無疑是『等住食花生』」。

所以,練指,有理由相信宣誓當時的「reasonable man」,不能充份預料出格宣誓之後的局勢發展,根據上述免責原則,儘管有損害,但梁游卻是免責的。

練乙錚由此得出第二個一般原則,社運人因言行失誤導致公眾蒙受若干間接損害,應否問責,要視乎導致損害一方在事發環境裏按常理能否預見該等間接損害,「能預見而未能避免,就應問責;不能預見,則可免責」。

在事件中,練乙錚認為,梁游的無知,是對「加料釋法可改變法律」的無知,是對極權政治的具體無知。

最後練乙錚「利申」指,他曾在立會選舉階段公開支持青政梁游等弱勢年輕參選人,二人失議席,他當然失望,但原來的立場不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