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梁齊昕的處境 不就是香港人的一個縮影嗎?

2015/3/19 — 9:06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信報專欄,提到梁振英次女梁齊昕的事件。他指,事件雖然未有很確切的真相,但從中卻看到關於香港的一面宏觀現實,無論是梁齊昕或香港,兩者都是「回歸」後,與「父母」關係轉差,尋求獨立自主、命運自決:「梁齊昕之於梁家,正如香港之於中國;她的個人處境,好比港人的政治處境。」

練乙錚將梁齊昕與港人相似之處,與父母(中央)關係的演化過程,歸納為以下8點:

1.深受盎格魯.撒克遜文化影響
2. 相對其他家庭成員而言,性格開放、外向,甚或不羈
3.都回歸了
4.回歸之後,都得到更多的物質好處
5. 然而與家長的關係不是好了而是壞了
6.回歸者逐漸喪失話語權,並須承擔所有致令關係惡化的責任
7.與父及母的關係雙雙惡化
8.最後,回歸者有悔意,要求獨立自主、命運自決

廣告

梁齊昕念國際學校,後到英國留學,修讀法律學位,相對其他家庭成員而言,性格開放、外向,甚或不羈,或許與中間子女(梁齊昕有一兄一妹,排行第二)有關。練指出,這其實與香港有幾分相似,香港同樣受英國影響,1949年之後,北京花在管治大陸、解放台灣方面的精力,要比搞香港多得多,香港得而安於在英國治下,得到差不多50年的「借來的時間」,也發展了自身的「中間子女」獨特性。

再說,梁齊昕與香港都是回歸之後,都得到更多的物質好處,正如梁齊昕回歸之後,住到呎價當是全港最貴,甚者是無價的禮賓府;若選擇就業,家庭背景肯定有幫助,「香港整體而言何嘗不一樣,回歸以來股樓等財富增長了很多,沙士之後更獲贈大批當時急需的口罩、CEPA,特別是幾乎可說是賺錢不勞而獲的『自由行』…」

廣告

但縱然如此,梁齊昕與父母關係同樣轉差,最後回歸者有悔意,要求獨立自主、命運自決,「如果我們以黨與國比作父與母,則近年的變化也差不多一樣:一直以來,港人都恐共(黨),卻往往在民調中對中央政府(國)表示更多的信任和好感。但是,政改愈到後期,來自國家機器的壓力愈發強大,人大常委(國)的8.31決議通過後,港人對「國」的反感也加強了,對黨對國的態度遂趨同。」

練指出,港人本來都愛國,特別是在幾乎整個80 年代裏都如是,但新一代已無法接受:

港人本來都愛國,特別是在幾乎整個80 年代裏都如是;不少人包括泛民,愛的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種愛的本質雖經歷了8964 卻終無變化,儘管有些人對具體的政權的態度可能大大不同了。但是,這種「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的情懷,在新一代人的心裏眼裏,已經變得愚不可及。這些人因為生於自由,活在資訊世紀裏,知道的比以前多,更學會了思考、批判,不會再接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那種論調,絕對不能寬恕國家、政權做過的、還在不斷做的種種壞事,連帶他們認為是「愚忠」的上一代也無法寬恕,或者就認為是一體的兩個面。既無法寬恕,就無法接受,於是楚河漢界、井水河水,一刀兩斷…

政權猶如父權,落實到具體處,纍纍的惡行會有同樣後果,虛偽的言辭掩飾或者豐盛的物質買賄都終歸無用。這個借意,反而是近日發生於第一家庭裏的事最可令港人深思的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