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橫洲事件凸顯社運模式轉變 獵採者取代農耕者

2016/9/28 — 10:59

今日是928佔領運動爆發兩周年。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於《蘋果日報》撰文,形容香港社運模式正經歷轉變,以社區為基地、議會為戰場的「農耕者」,正被主動發掘議題的「獵採者」所取代。

練乙錚指出,香港過去十年的社會運動,包括天星碼頭、反高鐵、佔中等,在議題發掘、人手徵召、街頭動員等都幾乎不見泛民大黨影子。原因是舊社運以《基本法》既定的「民主普選」為關鍵議題,泛民爭取政改方案優化及否決假普選草案,都是重要但被動的工作。

文章認為,在8.31出台、佔運失敗鐵證普選無望之後,這種「定地農耕」的抗爭形態便失去意義,不復有推動社會前進的力量。而與之相反的「狩獵採集」的社運形態正好接上,「在十年來的社會運動裡,他們練就了敏銳嗅覺和非凡膽識,不待天降瑪納而主動發掘議題、判斷時機、在地作戰、勇敢搏擊」。

廣告

獵採者講求個體的自主、敏銳、靈活和高風險承受力。由於沒有恒常的戰場和搏擊目標,因此彼此之間沒有甚麼合作的餘地,除非鎖定的「獵物」太龐大,例如是今次的橫洲事件。獵採者亦較常指控他人「抽水」,因為發掘議題、發起行動都需要精力及成本,故亦要考慮到光環、品牌聲譽、支持者增加等回報。

另一方面,獵採者沒有鐵票,而統治集團會出盡合法非法的辦法,切斷他與支持者的緊密關係,「選舉票王朱凱廸一旦住進立法會,他的獵採者能量便會急速流失,當權者的計謀便得逞。對獵採者而言,立法會既是一個有利的搏擊場,更是一個危險的英雄塚。這不是一個民主社會裡的議會,獵採者不宜以議員生涯作志業」。

廣告

至於泛民方面,若要擺脫無所作為的宿命,就要化被動為主動,嘗試主動發掘議題,逐步拋棄過時的農耕者形態。但這牽涉組織結構、觀念、本領和心態,並非簡單換一大批80後上場便可解決。例如民主黨區議員(即黃偉賢及鄺俊宇)兩年前早知建四千單位,但卻欠缺獵採者敏銳嗅覺,「見到鹿,唔曉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