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泛民政黨沒道理批判、鄙夷「暴力抗赤」 應給予精神支持

2016/2/11 — 11:56

旺角經歷流血的騷亂之後,泛民主流政黨紛譴責武力、暴力手段,但各間大學學生會相繼發出聲明,表明支持抗爭一方。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信報》撰文,認為香港的民主政黨儘管仍有權利主張自己的政黨奉行非暴力主義抗爭原則,卻沒有堅實的原則道理去批判、鄙夷別的民主抗爭者採取「勇武抗命」、「暴力抗赤」的手段策略,更沒有站在道德高地上與後者劃清界線的道德餘地,相反非暴力主義抗爭路線30年成效不彰,民主政黨最低限度應對勇武抗爭樂觀其成,甚至絡予某種程度的精神和道義支持。

練文題為「魚蛋革命防港變大陸 持續高壓壓出二二八」。他提及,警方動用真槍實彈,標誌了鎮壓手段升級;抗爭者方面,亦全程勇武,突破了傳統範式,「從中國邊域政治大角度觀察,繼藏、疆、蒙、台之後,香港如此發展,乃『黨道一以貫之』引致,合理而可預料。」

練認為,香港社運面對的,是幾十年來不斷動用而且不斷提示會堅決動用武力鎮壓的專制政權,港人剩下的可用的反對暴力原因,幾乎都是權宜原因,「又因此,若要認真考慮原則的話,不能不考慮『勇武抗命』、『暴力抗赤』的正當性。」]

廣告

他指出,支持暴力抗爭原則的因素,則起碼有下列幾個,首先馬列毛是支持並歌頌暴力鎮壓原則的,而且不斷應用、實踐,「因此,中共統治者及其在港代表所宣揚的和平非暴力主義不僅是權宜的,還是虛假的。」

中國文化傳統  和平主義非主流

廣告

其次,在中國文化傳統裏,和平主義(以墨子思想為代表)不佔主流地位,「事實上,儒學理論在源頭上便是兩次流血暴力事件:湯伐桀、武王伐紂…到了後來,因為有秦始皇迫害儒生,以致發生了如荊軻刺秦皇不遂、張良與刺客以大鐵椎狙擊之而誤中副車的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暴力事件,經太史公的幾筆白描,就變成儒教的驚天地泣鬼神的正義範例。」

其三,是耶教《新約》有相當強烈的和平主義提示,或可作為後世信仰者原則上反對暴力的支撐。但是,耶教國家的實踐,從十字軍東征到二十一世紀,都不曾支持過這個反暴力原則。

練乙錚認為,從上述因由可見,雖然香港的民主派政黨仍有權利主張自己的政黨奉行非暴力主義抗爭原則,卻沒有堅實的原則道理去批判、鄙夷別的民主抗爭者採取「勇武抗命」、「暴力抗赤」的手段策略,更沒有站在道德高地上與後者劃清界線的道德餘地,「反而,由於非暴力主義抗爭路線30年成效不彰,就算不準備放棄自身的非暴力原則,也最低限度應該對勇武抗爭者的行動採取樂觀其成的態度,甚或給予某種程度的精神和道義支持,方為合理。」

籲左翼右翼和平勇武 不應厚此薄彼 望相濡以沫

練說,按其有限觀察,今次支持小販權益,一開始是抗爭左翼,如小麗老師的率先投入;其後當晚午夜之後勇武對抗「執法者」的,則主要是抗爭右翼。因此他認為,一切支持民主自由的人,無論平素抗爭觀點是左翼還是右翼,是和平還是勇武,在此事上也不應厚此薄彼,「爭取民主自由的戰場是開放的,不屬於任何人,卻屬於所有人。仁人志士,既未能相忘於江湖,亦必相呴以濕、相濡以沫!」

對於坊間廣傳的「陰謀論」,指梁振英背後煽動今次騷亂。練指出,他一如既往,不寄望北京領導人會替香港幹些什麼好事,反正都是一丘之貉,「壞人在台上做壞事,一時三分不會自動下台,大家若努力揭發、頑強抗爭,付出一定代價當然要,但就可以讓遠近的人都知道他如何的壞;多人知道了,他最後就沒戲,自必然要離場。大家相不相信香港有足夠抗體?筆者是完全相信的,只要能夠保持健康,多做『運動』,持之以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