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港本土資產階級 或推立法限紅色資本 抗紅資成爭真普選前提 泛民須積極應對

2017/4/26 — 7:21

田北俊

田北俊

評論人練乙錚今天在《蘋果日報》專欄文章中提出,面對大陸「紅色資本」大舉來港的威脅,香港本土資產階級要抗紅資保地盤,估計會推動社會輿論,朝立法限制外來紅資壟斷本地實體經濟的方向進發。練乙錚認為兩大泛民政黨如不積極對應,會喪失群眾,包括中間群眾,因為抗紅資已成為爭取真普選者不能繞過的前提。

京港統治集團擬建威權選舉制度

練乙錚指,京港統治集團為求管治得心應手,會盡快建立一套能操控的威權選舉制度,包括通過紅色資本集團公司強勢操控員工投票,因為扼住打工仔的生計,就能逼迫他們在政治行為上就範,練乙錚寫道:

廣告

這個策略不在於讓紅資控制香港的資本市場(那個已基本上做到),而在於進佔所有民生日用環節,透過開設公司作「正常」營運,成為越來越大部份港人的僱主。如此在實體經濟赤化香港,遇到的阻力,會比例如在教育環節靠官員推動的小得多。此局面一旦形成,推行威權選舉的條件便接近成熟;到時,不待民主派要求,政府也會主動拋出政改方案,甚至還會在一些設計方面給甜頭,誘使部份民主派入局。能夠操控額外兩成市民的投票方向,便是來個「真普選」,北京也能通吃。

而紅色資本要成為大部份港人的僱主,先決條件是大量排擠或買起現存的港資公司,而最直接而有效的做法,便是從地產行業入手,因為地產是本土經濟命脈,成功操控了,其他如飲食、超市、零售、娛樂等行業,便可快速蠶食。

廣告

練乙錚指本地資產階級「首席發言人」田北俊本月初已公開吹響警號:「中資在港天價買地,已令本地不少財團『無位企』。」這標誌了一個時代的終結,港資地位從根本上被紅資動搖了,這個變化不僅包含兩種資本的攻防戰,更威脅到香港人的民主前途。

練乙錚在之前的文章中早已提出過,本地中小企業業主,尤其是那些在大陸沒有生意的,儘管階級立場或與其他市民有異,但對中共和中共治港的態度,其分佈應與社會大體一致,亦即四成支持六成抗拒。他今天的文章,把這個命題擴大包括了本地大資產階級,更指這階級不少成員,在經營生意方面與外來紅色資本有直接而嚴重的地盤衝突,光是「地頭蟲」心態亦足以滋生強烈的本土意識。

收割「曾俊華現象」

練乙錚提出,本土資產階級會透過其政治代表(即唐營人馬)在年初特首選舉過程裏對林鄭的「支持」,以大包圍方式騎劫整個林鄭政府,對梁營趕盡殺絕。另外,就是:

用最有利的方法收割「曾俊華現象」所產生的政治能量,以所得支持下一次立會選舉,主要是爭取功能組別議席,以及少數有機會集淺藍與淺黃票勝出的地區直選。組黨與否,短期不是大問題,因為曾俊華的品牌成功不是建立在黨組織的力量之上的,不與政黨(包括自由黨)扯上太深關係,以中間派運動名義助選,更能凸顯曾氏素人魅力。

練乙錚又估計,本土資產階級有能力而且會推動社會輿論,朝立法限制外來紅資壟斷本地實體經濟的方向進發。他指《基本法》規定香港是自由港,資金可自由流動進出,但是進出自由不必然包括在本地買賣資產的絕對自由。他舉例即使是本地資本,在某些關鍵處也不能自由買賣本地資產;例如,同一自然人或法人不得同時擁有紙媒和電台/電視台。按此,香港雖不能限制紅資進入本地金融市場,卻可以立例限制紅資購買本地公司證券,更可以限制紅資進入本地實體經濟進行公司營運。

調動所有本土能量 立會內外夾擊

本土資產階級要成功,練乙錚指必須調動香港所有的本土能量,在立會內外夾擊,才能匯集接近全港一致的立法意志,這就有必要取得越來越多年輕世代認同的激進本土左右翼的支持,辦法之一就是以大幅緩和本地階級矛盾作交換條件,如提高公司溢利稅、最低工資和有薪休假日數,降低標準工時等。另外必須說服北京同意接受紅資在港的活動限制;因為北京如要長期利用香港,就要明白任由紅資控制香港,只會把香港經濟窒息,政治上則永無寧日。

練的文章最後呼籲泛民兩大政黨應積極對應本土資產階級抗紅資:

手對兩大泛民政黨,筆者有一提醒:抗紅資已成為爭取真普選者不能繞過的前提,如不積極對應,會喪失群眾,包括中間群眾。假如在這方面的立法工作失敗了,香港人有一天都替紅色資本打工,那就根本不需要談甚麼普選不普選,因為就算爭取到,便是真的那種,實施的時候也不過是威權選舉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