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特府交出七警 皆因國際壓力、選舉臨近

2015/10/15 — 8:15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佔運期間發生的「七警暗角打鑊」事件發生整整一年,政府一直「拖字訣」,至近日方有跡象顯示,特區政府會正式起訴,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分析主要有兩個原因,「然則為什麼特府最後還是認為可能有需要在七警問題上不得不準備作出退讓一步呢?筆者估計,既有香港的內部需要,也有外在的因素推動。」

練乙錚評估,國際壓力主要來自兩方面,分別是聯合國和美國國會。今年6月,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透過北京當局,要求港府提供資料、解釋一系列包括佔運中警方涉嫌使用過度武力如發射催淚彈等情況,特別點名七警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一事,以供該委員會今年底審議。

他提出,1997之後,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依然有效,法律地位凌駕《基本法》,故北京和特府面對上述要求,不能「側側膊」了事。剛剛推出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向總統及國會提交的年度報告,花了一章的大半篇幅講述香港的人權狀況及新聞自由倒退,特別提及「七警事件」,「一周時間不到,特府就傳出日內會有處理七警的決定!若這個因果關係的確存在,不排除是因為商界眼看本身利益可能因美國國會採取實際行動而受損,倒逼特府作出最低限度的反應。」

廣告

練乙錚認為,另一內部原因,是大部分市民對整個運動並不太反感,對特府在過程裏使用的強硬手法、事後的報復和掩飾手段也不特別支持,「1967年左派暴動期間及後出現的民眾向政府一面倒、徹底唾棄左派的場景遠遠沒有出現。反而,年輕人幾乎全面反梁反政府乃至反北京,而梁氏本人的民望卻跌到1997年之後的新低而了無起色。」

他評估,輿論對「七警」和「朱經緯事件」的看法、對特府的拖字訣,愈來愈不耐煩,「不會像『梁粉』監警會那麼會體諒政府要「畀合理時間」。這樣的民意,不利即將舉行的兩場選舉。」

廣告

練乙錚認為,原本國際壓力,北京不足以懼,但大陸經濟面對危機,製造業和出口萎縮,反觀西方,歐洲最危險的時期已過,美國經濟持續復甦,最近更糾集太平洋其他11國磋商TPP並達成協議,另一方面,在台灣民進黨取代「親中過度」的馬英九政府,北京在外交、經濟上面臨被圍堵的局面。

如果中共最高領導層還有一點理性的話,她是應該煞一下特府偏激派的「威風」的。反正把七警拋出,然後與事件切割,政治成本俱微不足道,卻能防止中間派市民對政府的觀感不斷變壞,有必然好處,對未來的兩次選舉有幫助,對可能受到美國壓力的香港商界,也有一個交代。

對北京而言,面對頑敵要爭取香港民心鞏固後防,在香港搞一點妥協,也是必要。問題是京港當權派到了今天還有多少理性。在這點上筆者的信心只有一半。(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