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盧寵茂「不慰問」指控荒謬 陳文敏按規矩應迴避不接觸

2015/10/8 — 7:40

盧寵茂

盧寵茂

港大校委盧寵茂被揭在校委會議中,批評副校長人選陳文敏在他跌倒後「無慰問」。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批評,盧寵茂的指控既荒謬、又可笑,他解釋,陳文敏當時與盧的關係,不是簡單的同事關係,陳是副校候選人,盧是審查他的校委會成員,按規矩,他們之間是不能有任何接觸的,遑論是屬於十分私人的「問候」。

練乙錚認為,盧寵茂提出的,是最可笑的理據,他估計,盧氏的完整意思是,「同事跌倒受傷,而陳竟不聞不問,足見此人欠缺當副校所需要的EQ。」

練乙錚指出,陳文敏當時與盧的關係,不是簡單的同事關係。當其時也,陳是副校候選人,盧是審查他的校委會成員,按規矩,他們之間是不能有任何接觸的,遑論是屬於十分私人的「問候」,「筆者在美、日、港的幾所大學任教多年,知道在任何教職員正接受審核的情況底下,無論是公事私事,審核對象和審核他的人之間,除了有需要的話可在審核會議上作面對面交談之外,彼此是絕對、萬萬、百分之百不可以在會外接觸的。」

廣告

練乙錚提到,公事上的直接接觸固然不可,為私事接觸就更加不容許,連間接的也不可以,就算是一方家裏發生死人塌樓。練提到,在他任教過的加州大學,另外的一條不成文規矩是「審核期間雙方假如彼此路過碰面,也應避免眼神接觸,大家低頭走過便是,握手寒暄是absolutely no-no」。

練乙錚提到,既然盧寵茂作出這番質疑,他在外科學系當系主任,可能一向都在違反上述的不接觸慣例,「系主任跌倒受傷了,系裏頭的審核對象知道為了避免主任『有看法』、『不高興』,會趕緊問候致意,說不定一些「更有誠意」者,還會送果籃、補酒。請問,香港大學醫學院裏,是可以那樣的嗎?」

廣告

他說,校委會裏還有其他學術地位更高的大人物如李國章、陳坤耀,梁高美懿、紀文鳳、劉麥嘉軒,都是所謂的社會棟樑了,按理應該都懂得上述迴避原則,「但當時有沒有對盧寵茂教授的不當指控提出異議而記錄在案呢?如果沒有,那是為什麼?是不是還反過來支持了他的指控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