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社運派系分裂乃常態 陰謀論屬無知者心理

2015/5/18 — 9:08

練乙錚

練乙錚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續在《信報》專欄談爭取民主力量的變動,他說,雨傘運勫引發出對領導佔領行動的組織及其策略的質疑,導致半數大專院校學生會退聯,反響始料所未及。不過,練認為,「如果我們對比古今社運的『國際標準』,可知本地社運失敗之後如此衍化,實乃尋常事;再閱讀一些有關文獻,更會明白箇中所以然,心中便得豁然開朗。」他又提到,一切社運派系之間的陰謀論,「無論怎樣說得『似曾曾』,都是有害的,都是無知者的心理。」

練乙錚上次專欄談「韋伯-米歇爾」的模型,提中提到任何社運派系、爭取民主的力量似乎難以避免走向「和理非非」之路。他今日在專欄續到,走向和理非非並非必然,1965年,時任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的Mayer Zald和他的研究生Roberta Ash合作,寫出了推廣「韋伯-米歇爾」模型的論文「社運組織的成長、腐朽與流變」,論文認為,如果外在社會因素有變,社運組織的保守傾向可能逆轉。例子之一是50年代美國兩個最大的黑人及其他有色人種民權運動組織Urban League和NAACP。

這兩個組織成立於20世紀初年,到了50年代初的時候,基業已經相當雄厚,抗爭手段十足「和理非非」;但是,1954年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學校種族隔離非法化,1958年又發生蒙哥馬利巴士司機(多為黑人)大罷工;之後,年輕一代黑人覺醒了,要求更深更廣的民權狀況變化,而他們支持的抗爭策略比較勇武(militant);上述兩個組織於是也跟着勇武化,因為不如此的話,沒有辦法和其他迅速冒起且更為激進的民權運動組織如馬丁路德金領導的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等競爭,會很快失去在運動裏的影響力。(練乙錚)

廣告

論文又提到,提到,Urban League和NAACP。兩個組織當時的內部鬥爭,以及和其他團體之間的競爭關係非常錯綜複雜兼邋遢,「如果一些本地民主運動的支持者看到過去數年泛民政黨人士之間的各種明爭暗鬥而覺着惡心、甚或從此不再關心民主事業,那便是過分天真了。」

論文指出,同一社運裏的不同組織之間的分與合,有各自的契機,整體來說,社運團體與現存秩序的掌控者大決鬥的前夕,組織之間較易達成某種合作的共識,練指出,這也許解釋了去年佔中、政改表決前夕,民主力量的合作傾向較明顯;相反,在大決鬥落幕之後,或者在運動離成功之日還遠之際,組織之間的競爭、惡鬥,以及同一的組織內部分化乃至決裂,出現的概率就高得多,「分裂的契機就不是很多人能夠預料到,因此佔領運動之後出現的『退聯』,就令不少人費解:好好的戰友,為什麼忽然就分裂了呢?於是,一些陰謀論就湧現了。」

廣告

論文的理論指出,那種分裂是相當「正常」的現象,兩位研究者給的解釋是,不同組織之間的合併、組織裏不同派系的團結,都是高成本動作,只有在龐大得多的利益得失危機面前,才顯得微不足道:

因此筆者說過,勿要為「退聯」的出現而過分擔心/開心,道理就是這個。當然,年輕人也不要因為意見不同而老死不相往來,以免妨礙有需要的時候的有效合作。對此,一切社運派系之間的陰謀論,無論怎樣說得「似曾曾」,都是有害的,都是無知者的心理;讀過Z&A,明白了社運的更多規律,陰謀論的壞影響就會少一些。(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