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衝擊校務委員會有多出軌 李國章、劉遵義自私無知

2015/8/6 — 9:13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撰文,指衝擊港大校委會一事後,無論是主角李國章、盧寵茂,還是新加入戰圈的劉遵義,均無限上綱批評學生,「這些梁營裏頭的高級知識分子大教授,看穿了原來都是十足家長脾性的人物,稍見學生行動『出軌』,便條件反射須要發洩因而無限上綱。」

練乙錚認為,今天,那些只懂得叫學生勤力讀書勿搞政治的人,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別有用心,就是對國史及儒教傳統裡的「過激」的學生運動,太過無知,「筆者這個批評,說白了,是針對如李國章、盧寵茂、劉遵義這一類高級知識分子作出的。」

練乙錚認為,大學生要求校務委員在會議之後留下解釋重要決議,絕非李國章口中的「非法禁錮」,「絕對比不上中小學裏老師罰留堂那麼嚴重,何來『禁錮』。」至於聲言要「救救孩子」的劉遵義,公然主張要把涉事學生「監禁一天」、「罰社會服務100小時」,還臭罵學生是「混蛋」,練認為,身為前任大學校長如此有失斯文、粗言穢語咒罵學生,簡直是全世界古往今來學術界裏罕有。

廣告

練乙錚提到,港大學生這次衝擊校務委員會,並非「出軌」,早有論者當中,已有把這次行動比諸1919年五四運動裏的「火燒趙家樓」,又或者60至70年代的美國民權運動與反越戰運動裏的一些學生行為,是微不足道。不過,練乙錚提到,古代國史上的三次大規模學生運動相比,同樣是無得比,「因為參與後者的學生所冒的風險極大,其主角就算即時免死,後來都死於專制權力。」

練文提到,其中一個例子,清初順治末年,蘇州新任吳縣縣令任維初十分貪腐,民不聊生;當地的一大批秀才同情農民的遭遇,寫了「揭帖」(「爆料」的文章),跑到孔廟示威,把矛頭指向包庇任維初的上司、巡撫朱國治,把地方行政長官罵作「鼠」與「狗」,練提到,在帝制時期,是非常激烈而無禮的行為,比今天的學生示威者「講粗口」更甚;事後,巡撫朱國治將金聖嘆在內一共十八人被判死罪。

廣告

練乙錚指,從這些事例可以知道,便是在古代,正義的、代表民族正氣的學生運動不僅存在,「而且每每犯法、『過激』,其程度大大超越今天我們在香港見到的。」

他認為,這個重要的傳統說明,參與者都是極為優秀的知識分子,他們願意暫時放下書本,擔當起時代要求他們擔當的重任,拒絕逃避,「五四運動、台灣幾十年來乃至最近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其實都是跟這個古老的傳統一脈相承的;香港自1997之後特別是最近三年興起的大大小小學生運動,自然也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