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鍾天祥解釋搞笑、牽強 解僱安裕時機耐人尋味

2016/4/21 — 8:44

鍾天祥就姜國元被炒一事,與《明報》員工會面後,一度避走。(明報職工協會圖片)

鍾天祥就姜國元被炒一事,與《明報》員工會面後,一度避走。(明報職工協會圖片)

《明報》昨天以節省資源為由,突然於午夜時分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安裕)。曾任《信報》總編輯練乙錚今日在該報專欄批評,鍾天祥解釋搞笑、牽強 ,而解僱事件發生在《明報》披露「巴拿馬文件門」涉及的若干香港政經名人的第二天,時機耐人尋味,「未知是否因為該報編採部決定在版面上披露有關資訊,其後令《明報》受到來自某方面的『不可抗力』所致?」。

《明報》總編輯鍾天祥昨與編採部員工會面時表示,解僱員工有三理由,一是表現最差,二是在公司的資歷最淺,三是工資最高;鍾承認安裕是他的「得力助手」,但因為他的工資太高,決定解僱他。

練乙錚指出,「這是很搞笑的解釋。」因為無論什麼公司,遇到經營困難要裁員,首先裁掉的,「一般都是冗員;可有可無的員工,光景好時留着分擔過量工夫大家好,但不景氣時就得走佬,這在資本主義社會裏是天經地義。」

廣告

他提到,一個新聞機構裏,執行總編輯的位置很重要,如果更是一個總編輯也認為是可靠的「得力助手」,則無論公司遇到怎麼樣的經濟困難,也斷無把他當作冗員而首先解僱之理。

練乙錚指出,若管理層認為有員工人工太高,大可與之商討作適當調整,但這必須由高層做起以身作則,與下屬同甘共苦共渡時艱,「此時,忠心耿耿的下屬,多會體諒公司處境而接納若干幅度的減薪,卻斷無全然拒絕之理。這種情況,筆者親身經歷過,不是憑空想像。」他批評,《明報》管理層至今給出的理由還相當牽強,不免教人有所推測。

廣告

管理層有責任向社會說明理據

他認為,新聞媒體是社會公器,在某些方面須受政府監管、大眾監督,像《明報》那樣有份量的報紙出現不尋常的高層編採部門人事異動,社會大眾聚焦關注,是必然而且應該的,「報紙的管理層不單只因為須要安撫餘下員工的焦慮不安而在公司內部給出解釋,還有責任面向社會大眾說明做法的充分理據。」

解僱事件發生在《明報》披露「巴拿馬文件門」涉及的若干香港政經名人的第二天,練乙錚認為,時機上十分耐人尋味,「未知是否因為該報編採部決定在版面上披露有關資訊,其後令《明報》受到來自某方面的『不可抗力』所致?」

練乙錚重提,上一次某些大陸領導人親屬遭國際媒體揭發擁有大量海外資產,之後不久,有參與相關調查報道的《明報》,其前總編輯劉進圖遭人買兇行刺,「這次安裕出事,亦與大人物的海外資產遭披露有時間上的前後關連;兔死狐悲,筆者衷心希望這剛剛發生了的兩件事不過是一種純粹的巧合,不是『另一種形式的買兇行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