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雞蛋必須變得硬朗

2016/2/22 — 8:04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年初二旺角騷亂後,應否支持以武抗暴,以及用武力手段對抗,眾說紛紜。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再在信報專欄撰文討論,他指選取極端的立場最容易,選取絕對的和平主義立場更是最安全,「但如果認為實效才是取向的關鍵,做『應否暴力』的判斷就困難得多。」

他又認為,參與者沒必要馬上選取一個固定立場,應該有多點機會觀察、試錯。

對於有人說慨嘆「雞蛋」變了「磚頭」,可能失卻很多人對同情與堅牆搏鬥的弱小者的支持,練乙錚並不認同,「『雞蛋』自己是否滿足於博得人們對弱小者的自然同情而永遠甘當『雞蛋』?…往前看,『雞蛋』必須變,變得硬朗、變得能夠與高牆互撼而不一定輸。」

廣告

練乙錚指出,「『魚蛋革命』發生後,特府強辭『反暴力』,卻被視為放火州官,可能因此覺得需要拋出『暴警』朱經緯,讓他接受刑事審查。」他認為,特府在此事上進退失據,等同鼓勵了勇武派繼續使用暴力,「畢竟它(特區政府)表示了有意讓出一子,就起碼沒有北京政府那麼大剌剌的虛偽,一面堅持逢年過節在天安門上掛上暴革老祖宗馬恩列毛的巨像,一面發動港陸喉媒大事抨擊本土派及其支持者的『對等武力』理論和行動。」

至於暴力手段應否值得支持,練乙錚指出,選取極端的立場最容易,選取絕對的和平主義立場更是最安全。但如果認為實效才是取向的關鍵,做「應否暴力」的判斷就困難得多,因不僅要能正確分析香港的政治環境,還要對歷史上的暴力革命的成功和失敗的例子作深入了解。

廣告

他又說,專制政權之下的現實,對任何派別的抗爭者都是殘酷,遑論勇武派。「眼前的例子就是,本民前的黃台仰被捕、梁天琦已經要面對官司,細小的抗爭團體遇到強力打壓,生存也困難,發展是奇蹟。在這些問題上的認真討論和思考,可說還是剛剛開始,參與者沒必要馬上選取一個固定立場,應該有多點機會觀察、試錯。」

練乙錚指出,近日有論者在「魚蛋革命」之後慨嘆「雞蛋」變了「磚頭」,可能失卻很多人對同情與堅牆搏鬥的弱小者的支持。他強設,這個比喻看似相當貼切,永遠同情「雞蛋」的人固然值得敬佩。但他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雞蛋』自己是否滿足於博得人們對弱小者的自然同情而永遠甘當『雞蛋』?那顯然是不應該的,但的確有此危險。往前看,『雞蛋』必須變,變得硬朗、變得能夠與高牆互撼而不一定輸。至於是應該變成『磚頭』還是變成稍軟的『木頭』或者更硬的『石頭』,則是社運中人應該廣泛討論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