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縱使氛圍令人絕望,但它不是您們人生的全部

2019/7/3 — 19:05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一:絕望

這是比送中條例更可怕的氛圍。難以客觀辯證,但相信許多人都感到,這已不是極少數人想法,不少年輕人逐漸對政權、社會感到絕望。

「一百萬人又點?」「二百萬人又點?」「和平示威試過無數次,示威人數差不多破世界紀錄了,政府仍無動於衷。我們還可以怎樣?」

廣告

特首及高官的確曾道歉,但沒有任何實際行動配合,「修補社會矛盾」、「關心年輕人」等虛言,均成為名副其實的「廢話」:

  • 專上學生及網民,曾提出 6 月 20 日的期限,政府置若罔聞。隨後即爆發了包圍警總事件;
  • 張建宗在 6 月 30 日提出未來要以青年為本,放下家長式心態。但實質例子呢?原來就是最家長式的政府諮詢架構自薦計劃;
  • 7 月 1 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前,足有大半天的醞釀。期間,香港最少有幾萬人知道危機已一觸即發,但特首不單不尋求任何解決方案,甚至拒絕泛民的會面建議;她唯一做的,就是待事件發生後,施施然出來連番譴責。

林鄭用事實來證明,自己真的是一個視年輕人如草芥的失德之人;縱然她已失勢,她的下屬及其背後力量,似乎也沒有改變這情況。

廣告

現時年輕人的想法,大抵不是我這類「中坑」可以改變。但仍想老土說一句:不要絕望,縱使政權冷血不仁,但它不是您們人生的全部。無論最終是成是敗,我們都能繼續追尋自己的人生。

 

二:「這一刻,更需要獨立調查。」

相信許多人,都對 7 月 1 日警方的佈署充滿懷疑。

整天任由示威者發揮。那手推車反覆撞玻璃牆恐怕超過 100 次,泛民議員輪流勸陣。但阻止的人卻不是警方。

晚上警方更乾脆徹走防線,是因為警力不足?判斷錯誤?還是政府根本就是等待示威者「暴力」的一刻?長達半天的醞釀期,不少人在努尋求解決方法,但最應該解決問題的政府,卻一直沉默,甚至拒絕會面。這半天的關鍵時間,你們究竟在盤算甚麼?沒有行動是因為你們無能?還是有着比無能更不堪的原因?

對於有意見指警方是希望在立法會將示威者一網打盡,我並不同意。我反而感到,收復立法會時不作拘捕,似乎也是預計的劇情。警方高調宣傳將會清場,但在一個半小時之後才採取行動,其潛台詞很可能就是「你哋識做就好快啲走啦!」

警方似乎一方面期待示威者出現暴力行為,但同時又不想發生流血衝突。凌晨四時的記者會,特首很明顯是照讀稿(連記者問題也不敢答),而警務處長回應警員撤離的原因(周邊多示威者、有人搞電箱、有人擲白煙物體),更是牽強甚至離奇。

我不想將推測當作推論,陰謀論代替客觀分析。在現時情況下,難以確定政府官員及警方是否真的存心設局。但當中疑點實在太多(還未計那警官的手錶),政府單方面的解說,實不足釋除外間疑慮。

許多警務人員不贊成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是針對警務人員。這不無道理,所以調查範圍不應只包括警察有否濫權濫暴,也應調查幾場大型示威的前因後果,以及政府官員當中的決策有否偏差。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