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之暴力犯法就一定唔啱」— 講之前讀下歷史先

2019/10/6 — 19:00

大憲章,British Library, public domain

大憲章,British Library, public domain

讀英美法律的,一定聽過1215年的大憲章(Magna Carta)吧,它確立了白紙黑字限制王權的先例,被視為法治的始祖,很多法官律師都把它的複製版掛在辦公室,猶如傅家之寶一般。

但大家可知,大憲章並不是和平理性地在法律底下協商而來,而是臣民忍夠英王了,以刀劍迫英王讓步的。

讀法律的同樣熟悉的人權法案(Bill of Rights)1689,又或者確立司法獨立的 Act of Settlement 1701, 也被法律界視為典範,但大家又可知,它也不是合法表達「訴求」下得來,而是國會跟英王幾十年來斷斷續續的武裝衝突的成果?

廣告

美國1789年的憲法是人類近代史的第一部憲法,仔細的限制政府權力以及三權分立,百分百也是法治史上的經典了,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關係,多少也是學它的。

那你認為美國憲法是怎樣來?緊守大英帝國殖民地法律下爭取回來?當地人跟英軍打了八年仗。

廣告

當然更不用說剛剛慶祝七十大壽的那政權是怎樣上台的了。

只懂現成的法律,而不去讀它們背後的歷史的話,無論條文上讀得多滾瓜爛熟也好,總不能掌握到位。我當然不是説任何人只要條氣唔順就可以打人,絕對不是。但只簡單的一句「無論點,總之暴力犯法就一定唔啱,其他唔好同我講」,對不起了,只突顯出你的學問未到家。

這正是為什麼自由世界的精英都喜歡讀歷史,而獨裁政權,包括九七前的港英跟九七後的港共政府,都不希望港人讀史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