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結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年任期(一):我以港大學生會為榮

2016/2/15 — 13:47

【文:馮敬恩】

以此文獻給失蹤的黃台仰,希望他一切安好。

我以港大學生會為榮。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惟在各莊友群策群力下,總算走到了最後。有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謹祝碩苗同仁來年工作順利,服務同學。

廣告

在位期間,功、過留待後人、歷史去判斷。自問克盡職守,對一些事情的看法,礙於政綱裡面沒有寫出來(對此我總是有莫名的執著),又或者礙於社會裡面吃人的禮教,總是避免談論。故此,如今卸任,可以淺談一下。《總結》系列初擬共三篇,已經書成兩篇,不日發佈,希望與同窗一起思考和分享。

一人計短、兩人計長 十四人計出無限可能

廣告

首先必須感謝莊友們。眀峯一行十四人,各人各按各職,在學生會裡面互相效力,克明峻德。當初在雨傘革命結束後,社會局勢與前景尚未明朗之時,邀請你們一起上莊,十分感謝你們的信任,願意花一年的時間在學生會裡面。自問不是一個好的領袖,若不是有莊友的群策群力,恐怕也是幹不出怎樣的大事來。在外務上,本年學生會破天荒自行舉辦六四悼念晚會,也兩度從外地邀請學人到港演講,甚至舉辦為期一天香港前途系列,也舉辦圍堵校委、遊行以爭取社會公義;對內破天荒舉辦音樂晚會、兩次的勁過福利包派發,舉行本地生與非本地生的同儕計劃,幹事們自行重新鋪設學生會合作社的地板,推出不同的產品等。如此種種,不能盡錄。假若不是有你們,所以事情皆不可能。

自問不是一個好的領袖,當初邀請各人上莊,期間沒有好好跟進各人成長與感受:究竟當初這個莊友的上莊目標達成了嗎?究竟這名莊友正在從事的事情是否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呢?這些問題,在你們的outgoing speech 中聽見了你們在任期中的這些反思,卻是我從未深入了解的議題。甚或,到最後,因為校委會的事情,被攻擊、計算、諷刺、猜測,自己也需要先謀定然後動,走一步,想三步,以致覺得在這場棋局中,身心俱疲,反倒是最想落莊的人。對此,我必須道歉。

一切皆成過去,讓共同經歷成為我們之間的養分,在未來一齊互相扶持吧,戰友們! 在這裡,同樣要我感謝家人、朋友、同學、女朋友、上莊、上上莊、迭起,沒有你們的體諒、支持、接納、理解、協助,恐怕我也是走不到這裡。

初生之犢不畏虎 社會要求猛如虎

我們只是學生,社會卻要求我們成為老練的政治家:我們要演講,要搞公關,要注意自己回答的答案,也要注意社運的禁忌以至社會上面吃人的禮教。理解社會對學生組織的關注,也對學生有期望,只是總不能要求學生在行動、論述、公關各方面都全面參與吧。社會應該有分工,而不是全指望學生啊。學生全都做了,大人做什麼呢?做free-rider嗎?還是學生行動完,然後去割席呢?

在任期間,被逼sound bite,被「傳媒」跟蹤,被傳媒指責不接受訪問邀請、查詢、訪問,被傳媒說off record 和暫時不寫,後來卻說要交稿而寫出來,被傳媒call爆電話等等。如此種種,我都理解,都是打份工,又或者可以說上得莊,就預左。事實上,在其位,我就要確保我的訊息能夠準確無誤的發放出去,我也有我的考量啊。相互理解,才是最根本的原則。過去一年,如果有所得罪,也請多多包涵和體諒了。

不過,在此也必須感謝很多傳媒和在社交平台活躍的人啊。感謝容總,因為容總很小氣,也願意all in相信我們。感謝陳志雲,在七月份衝擊校委會後,隨街被人屌老母的時候,仍然給我機會上晴朗解釋後來我在明報撰寫的文章。感謝健吾,在最初還不是太懂應對「行家」時,給了我很多提點。感謝蘋果以及明報的幾位記者,謝謝你們如實的、全面的報導。感謝明報觀點版,在我還沒有被人認識的時候,沒有人願意刊登我的文章的時候,仍然願意刊登我的拙文。感謝熱血時報同仁、齋主、堂主、泰博等等,和你們每一次的傾談,都獲益良多。

(後來發現,自己漏了很多人,哎呀,還有法政匯思等等專業團體的朋友、戴耀廷教授、學聯的朋友、各大學生會的朋友、還有還有法律支援的朋友、幫助我和Colman 提出司法覆核的律師大大們、很多很多遇見過的人啊、傳媒朋友,Now的、Cable的、港台的、商台的、SCMP的,不能盡錄!sorry)

一路走來,有很多人給予協助,很感謝大家。未來社會還是波譎雲詭,陰霾沒港。身為社會的一分子,謹引有份撰寫的學生會二零一四年七一救港宣言之題共勉:昔時繁盛盡皆埋沒,匡扶香港捨予其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