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結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年任期(二):對準政權?抗擊買辦政治!

2016/3/16 — 1:36

資料圖片: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於2015年7月28日出席校委會會議

資料圖片: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於2015年7月28日出席校委會會議

【文:馮敬恩 2015/16年度港大學生會會長】

以此文獻給每一個在反抗中曾經付出的人。

早前因為希望參考不同國家的大學的大學條例,斗膽發了幾封電郵去臺灣的大學學生會,詢問他們有關校政參與的情況。故此因緣際會,認識了成大、臺大的朋友。後來一位朋友隨老師訪港,晚上淺談了臺、港的學生運動與困境。當晚印象很深刻的一個問題就是:你們衝進了校委會,有沒有爭取到什麼? 當下我凝矚不轉,直盯自己的手指,回答說:沒有。友人也感到錯愕,連忙追問原因何在,而當時我卻是無言以對。最後左思右想,或覺得其他地方的學子,可以直接撼動在當地的權力核心,可能是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上議院、下議院,而香港則不可以。何解?皆因學生所面對的是層級的賣辦政治。

廣告

所謂買辦政治,在《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和散佈》裡面以新貴族形容幫助殖民主的當地人。而在羅永生教授的《殖民家國外》則有更貼合香港語境的解釋「但是英國人的殖民哲學卻著重『分而治之』,吸納小部份土著領袖,將他們訓練成效忠殖民主子的少數菁英,再由他們利用各個地方的文化特性,軟硬兼施進行治理…..奴才卻活在主子的蔭庇下,靠奉承、吹噓主子來獲得榮耀和利益,他們心甘情願地臣服於主子的威勢,並憑藉這些虛假的威勢,對自己的土著同胞作威作福,為虎作倀。」

以過去一年為例,我們所面對的,正是一層一層的政治買辦。李國章等行政長官所委任的校委是行政長官在港大的買辦,而梁振英是中共在港的買辦。然後不同的買辦再進行分權,利益上的操作,建立起利益共同體。我們圍堵校委會,是無法將成本加諸在上級的買辦身上。故此,我們首先要思考的是如瓦解買辦政治,增加管治難度,繼而再尋找出路,其中之一的方法就是將成本加諸在這些買辦或者協力者身上。

廣告

必然會有人問:我們要對準政權,其他人都只是打份工,尤其是那些在分權下獲得利益,或因在上位者所指示而提供協助的協力者。不過,我有意指出兩點。

首先,強權是虛的,它是由一層又一層,一個又一個的協力者去將每一件事情進行分工。在《1984》這部敵托邦小說裡面,仁愛部負責監視、逮捕民眾,真理部負責文宣、更改歷史。在現實世界,中共有不同的黨媒進行思想的控制,進行出版的審查,也有來港執法的人士。每一部分,都分工細緻,各按各職。如果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應該是思想自由的自由人,而不是社會裡面的一個齒輪,用完即棄。那麼在加入成為利益集團的一員,有分協助為虎作倀之時,他們就變相認同這種買辦制度以及背後的最終主人。故此,「打份工姐」不是助紂為虐的藉口。

接著,我們要瓦解這種層級的買辦制度,就必然要令後繼者拒絕當買辦或者協力者。這當如何去做?前文說過,這些新貴族往往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擁有名譽財富。故此,用最可行的方法,去設法令他們想要的名聲等回報自己消散吧。

在推倒這種買辦政治時,所面對的問題固然不少。例如過去在不同校政的事宜上,學生會都權充諮詢組織,甚至是拉攏妥協的對象。不過近年來,學生會越發透明,同學的直接和間接參與大增,校方不是單單拉攏學生會就足夠,而是要面對更在地的學生會,相對過去只需拉攏幾人自然來得困難。因此,近期的事情並非無因(自己想想)。未來這些在地的學生會極有可能失去與校方博弈的空間,也極有可能會面對校方各種軟性、硬性的打壓。不過,只要我們高舉「團結一致,獨立自主」的信仰,我們或者會跌倒一時,不過終將重新站起來,並且瞄準,報以迎頭痛擊。

在過去一年的戰役裡面,我在大學觀察到這些事情,不幸的同樣適用在香港的時局裡面。如果有希望,它就在群眾身上。如果香港有希望,它就在港大身上。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