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繡字的藝術

2015/7/20 — 14:22


繡出的字任選顏色,這是色彩繽紛的櫻花牌線


繡出的字任選顏色,這是色彩繽紛的櫻花牌線

【文:Donna [email protected]

最近在縫製的袋要用上繡字技術,於是從google中找到這間九龍灣的繡花廠。致電查問後,翌日就帶著布片上門。

我找他繡的字,半小時內完成,盛惠$360。但我們由繡字談到做毛皮大衣,談了3小時,到最後,他笑著問我幾次,其實你係咪借啲意扮繡字,想嚟做採訪咋?

廣告

林師傅五十來歲,做了八年毛皮大衣師傅後,九十年代開設繡字廠,工業式微下,馬死落地行,連我這些小單也照接。他不斷說整小小也要搞很久,要度位要試印,很抱怨的樣子,但其實他很細心,我上去前早就試了繡幾次,是個很好的師傅。

廣告

林師傅的聲線像叮噹,說廣東話卻帶鄉音,原來是八十年代從福建移民來港:「我呢,就五個字:『阿燦變港燦』!」林師傅很懊惱自己各樣不景氣,說以為來了香港會好,怎料現在留在福建的人發大達不用做,他卻在這間無客的繡花廠玩facebook渡日。

看著那台18頭的日本Tajima繡花機(一次可同步繡18個圖案),約8米長,他說九十年代花了50萬買,但現在又有幾何會開足18頭?想賣掉、大門也不夠位搬,若要從窗口吊下去,這已要花幾萬元。他說,行家都是斬件後當爛鐵賣。林師傅對這行守不下去很清楚,也看得很化,甚至說最多做看更,只怕悶了一點。但其實問起他的工作,他還是會很自豪地講解。

由繡花機的286電腦操作,至今仍然繼續讀細floppy碟,到再早期連磁碟都沒有,是用打孔紙操作繡花機的縱軸及橫軸,我都沒有問,他自己就如數家珍,還很得意地擒高擒低給我看那些陳年打孔紙。
打孔紙的作業模式像音樂盒,一個小小的圖案就要用上長長紙條,林師傅很高興地說,那時繡字還有點像播電影;但看著盒子,他又拋出一句:「間紙廠都執左好耐囉,個老細去左揸的士」。

打孔紙的作業模式像音樂盒,一個小小的圖案就要用上長長紙條,林師傅很高興地說,那時繡字還有點像播電影;但看著盒子,他又拋出一句:「間紙廠都執左好耐囉,個老細去左揸的士」。

以前,成衣廠會交小童衣領繡花的工作給他,還有一段日子,玩具的動物膠眼珠怕小孩子吞下,玩具布片上繡兩粒黑眼珠的工作也多的是。現在就是間中有球隊來做衫,或公司大型活動要製章、結婚的男女要為簽名的紅布繡字,如此這般。

這個愛抱怨的林師傅,其實是個知足的人。雖然口裡說鄉下的人發了達自己卻發毛,但是提起女兒當醫生、兒子今年科大畢業,我覺得他也很清楚自己實在也不輸同鄉。這個港燦,算是幹出一頭家來。

害羞的林師傅,談笑風生,卻不肯正式上鏡

害羞的林師傅,談笑風生,卻不肯正式上鏡

繡花字若作為衣服的一部分,字底硬硬的令人怪不舒服,現在很多時都被絲印或織嘜等其他方式取代了。但繡字那種立體感,尤其是中文字,很秀麗、比較有氣派也是真的。我跟林師傅說,希望有人喜歡我的產品,那我再回來找你繡就好了。他又唉的一聲抱怨我這些小米又怎夠他養大雞。

 

作者簡介:愛好本地文化的布藝製作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