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繼續與誰同行,恥與誰為伍

2019/4/24 — 18:31

我自知比較坦率,也一向不認為做人要太轉彎抹角。
但我仍然不時提醒自己,一些可能比較偏執、可能會顯得是一竹篙打一船人的說話,就算自己仍然相信,也盡量要克制,盡量不妄宣於口。

但這一次,我真的按捺不住,想透過提些問題,來表達一些看法,表明一些態度:

想問:

廣告

為什麼香港的左派土共,專門出產這一類人?
為什麼香港左派土共的這一類貨式,幾十年來都是如此?都是如此討厭?
為什麼這一類人才會總是標榜自己「親中」?
為什麼這一類人才會總是標榜自己「愛國」?
呸!!!

為什麼所謂漁農界竟然會有這一類人做代表?
為什麼這種低端人辦總是來自那些所謂建制派?
為什麼這一種劣等水平的議員總是多數出於功能議席?

廣告

解答了這些問題,便會知道:
為什麼我們需要政改!
從而也可以知道,香港現時這個議會制度有多反智!

也更不難清楚看得出來:
大部份所謂功能議席,除了少數選民基礎較闊的那幾個,都只是一種「逆淘汰」機制,只能選出一些品質低劣的人,讓他們當上了所謂尊貴的議員!

大扺也可以明白:
為什麼那些所謂建制派,如果要爭選票,多年來都還要靠蛇齋餅糭,主要也只能動員那些容易被吹催寒問暖感動的弱勢老人,或者只能靠輪椅把安老院的老人家推出來投票!或者只能靠漁農界這一類小圈子!

當然也可以看穿:
為什麼他們當中有些人當然要買學位!否則怎能夠掩飾這班人,或者這一類人的空疏、淺漏、無知、與卑劣!

想想這些問題,當知當年人大 831 那個政改方案有多反動!

為什麼會有佔中這個運動?
為什麼大家要公民抗命?
為什麼大家都不賣這個政府的賬?
為什麼大家就是要鄙視這個特區政府?
為什麼這麼多人厭惡北京那個中央政府?
為什麼政府會施政困難?
為什麼越來越多年輕一代拒絕承認中國人的身份?

墮落的制度就只會培養品格下賤的人!
他們當然就只能無可選擇、不問是非地支持那個栽培他們,讓他們不斷作賤、不斷犯賤的制度。

想我自貶與他們同一品種?
想我與他們一樣支持同一個政府?
憑他們這些人,就可以令我覺得這類人支持的那個政府、那個政權值得尊重?

恥與為伍!
恥與豢養著這類人的政府為伍!
恥與這類人倚傍作靠山的那個政權為伍!

支持政改!支持佔中!
繼續支持為爭取政改而努力的所有人!
繼續聲援為爭取政改而被政治檢控及被政治入罪的所有人!

祝願陳淑莊早日康復。
今天很難過,今天也很憤怒!

今天覺得何俊賢、屈文妓這種所謂人太討厭!
但願這樣的人天天受到詛咒,希望他們都如何俊賢所願,盡快「找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