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8/9/17 - 15:14

繼續返工 不是政府離地 而是政權仆街

山竹過後,香港滿目瘡痍,塌樹、道路封閉,港鐵部份路段停開、巴士只提供有限度服務,杏花村、將軍澳等地根本是「災區」,停工、停業、停課看似是唯一合理決定,但逢行「資本主義」的香港人,卻要繼續返工。

由是乎,有人在地鐵站苦等幾小時,有人要徒步行返工,攀山涉水來回4、5個鐘,只為返公司坐幾粒鐘,林鄭月娥雙手一攤,稱「希望僱主和僱員互諒互讓」;「護法」湯家驊隨即解話,「政府無任何權力宣布全港停工」,呼籲僱主彈性處理,已經「做到盡」,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聽清楚了嗎?

廣告

政府根本不是「離地」,他們不是不知道市民在災後返工有多不便多危險,政府必然掌握所有資訊,比誰都更清楚山竹對香港的破壞,有多少塌樹報告、何處停電受災,政府全都掌握,所以升旗禮、駕駛考試取消、康文署設施停開,非必要的公務員可以隨時請假,但對於其他打工仔,他們就拋出一句,「我無權」。

這不是「離地」,而是仆街。

政府無權無法?說笑嗎?不如回想一下過去幾年,政府做了多少本來看似無權無法的事?

例如說,高鐵一地兩檢,政府要求「人大授權」特區政府割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曾引用過基本法第118、119條,「特區政府提供經濟和法律環境,促進各行業發展」去為一地兩檢說項,那為何今天不可以為了促進各行業發展宣布停工?

又例如前特首梁振英女兒行李門,擺明違反機管局的規定,何以又可以「特事特辦」,事後機管局還修例配合,搞到要空服工會要司法覆核挑戰?

再遠一點,機場第三條跑道,政府繞過立法會,靠機管局發債集資興建,西九故宮博物館完全不諮詢公眾,由馬會負責出錢興建,又何曾尊重過程序和公權力運用的原則?

而每當有這些爭議,政府如何回應?大概可以歸類為「你吹得我脹咩」,而政府亦從來不擔心有人司法覆核,一副「放馬過來」的樣子,何時介意過自己的做法有何法律基礎?到今日還好意思說「政府無權」?

所以說,政府不是離地,而是撤撤底底仆街,真正仆街之處是這種搬龍門、雙重標準,當它要擔當政治任務非做不可時,就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所有的規章制度、一國兩制基本法都可以「擺埋一邊」;但處理一些政府覺得無關痛癢無可無不可的事項時,它就和你玩程序講制度,這裡說「不可以」那裡說「沒有法例」。

特別是當事情涉及到既得利益者,例如全港的僱主和股票交易之類,政府就突然非常「守法」,還是湯家驊最老實,「特首沒有能力負上社會停止運作一天的經濟損失」,不是有法沒有法的問題,而是錢銀問題,你返工有多慘不算一回事,你不返工的「經濟損失」才是正經事,因為有份投票令林鄭成為777,令她和政府能繼續管治下法的,不是在街上迫巴士、等地鐵甚至行返工的蟻民,而是有權決定需不需要「體諒」各位打工仔的企業老闆。

最後,再提一次,不要再以為政治唔關你事,當你袋中無錢手中無票,社會權利完全掌握在一小撮人手上時,就註定你只能在打風天後迫巴士、等地鐵,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