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罵港豬左膠重要,還是確保三分一關鍵少數重要?

2016/8/29 — 10:38

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候選人競爭極大。

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候選人競爭極大。

「北大人連同一班爪牙手持牛肉刀,兇神惡煞欲斬殺小強。

在場人士嚇至目瞪口呆,不懂反應,因他們未曾遇過這情況。

但亦有少數人欲救小強,他們手無寸鐵,只卷起報紙,便向前衝。

結果?小強當然救不了。

事後,沒有幫手救人或嚇至不懂反應的,固然被人X,

但被人X得更勁的,是那些卷起報紙便去救小強的人。

「乜你咁膠咁豬架!!搵報紙去擋牛肉刀?!小強就係畀你呢班膠害死的!我X你老母!」

這批勇武人士,日以繼夜、夜以繼日,不停X那些港豬左膠;

與此同時,北大人和其爪牙,繼續殺人。

但勇武人士沒時間理會了,因要繼續X港豬左膠。」

這便是我不能明白,不能理解熱普城的主要原因。

當文明碰上野蠻,香港人要直接對抗共產黨,相信沒有人會有必勝的把握。當你面對的,是一個擁護強權,無法無天,無道德無底線可言的對手,溫和?徒然;硬碰?卻硬不起來,也絕對硬不過共產黨。

廣告

香港人,要至危急存亡之際,才會後知後覺。你可以罵,可以X,但這是現實。03年,若非負資產滿街,還碰上沙士肆港,人命錢財兩失,相信也未能激發那麼多香港人上街;八九六四,共產黨真的開槍殺人了,見血了,才能喚醒香港人對共產黨的恐懼和憤怒。

危急存忘之際,罵港豬要緊嗎?

廣告

喚醒香港人對民主自由的熱熾追求,才是建立香港民主制度的關鍵。你可以繼續X那些港豬、罵那些裝睡的香港人,但想深一層,繼續X,繼續罵,究竟對香港的民主事業發展有何積極作用?

正如家中兩老,年輕時為生活打拼,養家活兒,對政治毫無認識,多年來未曾參與任何議會選舉投票,對上一代香港人來說是十分普遍的現象。那麼我們是否繼續指罵父母長輩們:就是你們害了香港!你們不配有民主?

還是,有如小弟,不停向兩老解釋香港現況,政治無處不在的事實,讓他們認清每位政治人物的理念。承上啟下,也要向下一代灌輸民主自由的慨念,嚴防中共向稚子埋手、進行洗腦。

每個人的力量有限,但若每人也願多講一點,多行一步,相信也對香港民主事業有莫大幫助。我們要認真思考,是否繼續痛罵港豬左膠,把他們推向建制重要,還是逐少逐少拉攏這些人,成為民主力量的新力軍更重要?

不容否認,這是愚公移山的做法,熱普城常說這是危急存忘之秋了。我同意。但有些基本工作,你不能不做,也急不來。你說危急存亡,那對應方否又是什麼?

中共會屈服於五區公投嗎?

熱普城提出的「永續基本法」(基本法本無年期,不存續期議題,只有修改與否)、「全民制憲」、「五區公投」,以圖用民意逼使中共「屈服」。如計劃完美進行,實屬美事。

但只要細心想想,倒頭來最需要的,也是上文提及的愚公移山工作。否則即使你能「五區公投」,但屆時投票率僅有兩成多,談何力量使中共屈服?

退一步說,即使你發動五區公投,成功獲大多數港人支持,獲港人「授權制憲」,又是否足以逼使中共讓步修改基本法呢?答案存疑。

九七回歸前,彭定康政改讓95年立法區成為香港史上最具民意代表性的一屆,按理民意授權度最高,但中共堅持彭定康政改是「三違反」,甫回歸便解散立法局,成立臨立會;再說回佔中,數以萬計香港人日以繼夜留守金鐘、旺角、銅鑼灣,中共可有絲毫讓步嗎?(佔中「激進」還是「五區公投」激進勇武呢?)

熱普城說,若中共拒絕接受,屆時「全民制憲委員會、將尋求國際支援,展開其他非基本法憲政範圍內的鬥爭方法。」又是什麼方法呢?

永續基本法,但中共能守法嗎?

更重要的問題是,共產黨能守法嗎?

我很奇怪熱普城為何會一廂情願相信共產黨能守信守法。其實何須待至2047年,當下香港,共產黨已無視基本法、無視一國兩制,多次侵害港人權益了。

「李波」事件不再話下;謝偉俊坦承上屆立會選舉,中聯辦替他拉票,忘記了嗎?近者,有如台灣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來港簽證被取消,因北京不同意;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居然上京拜會教育部,獲告之北京支持本港校園不應出現港獨主張。

以上種種,不正是中共無視一國兩制,無視基本法的確實罪證嗎?很難相信,只要永續基本法,中共便乖乖遵守。

結果,可能是相當悲慘的。

熱普城、泛民同爭議席

標榜勇武抗爭、與泛民畫清界線,不甘和左膠同路的熱普城,選擇走入議會,希望利用議會的潛在能力,進而改變香港現況。

相信沒有人會對此有異議,為什麼?因為這根本是泛民一直以來所從事的工作啊。大家也是走進建制,走進同一個立會,希望能借議會資源,頑固對投中共的侵犯。

即使熱普城不甘和泛民同流,但其目標、行動,便有如泛民仍相信重啟政改,推行基本法賦予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特首的權利,實現真普選,是抵抗中共侵入的辨法。「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重啟政改、要求真普選」,也是以議會為舞台,爭取議席,爭取民意支持,提供認授性,進而希望令中共遵守承諾,承認香港人應有的民主和自由。

故即使熱普城如何批評泛民的不濟,但其發展方向,也是沿用泛民一直以來的方針。

故不難理解,不是泛民害港,或港膠誤港,而只是泛民和熱普城同爭非建制陣營選票的矛盾。近日,九龍西劉小麗後勁凌厲,熱普城才開始群起狙擊,正反映不是小麗政治理念存有先天不足,不是小麗「左膠」,只是政治現實問題,因小麗威脅熱普城議席而已。

執筆之際,剛得悉黃毓民批評梁天琦支持游蕙禎是無政治倫理、是「政棍」。只是早幾個月的事情,新界東補選,黃毓民才替梁天琦造勢大會站台。

短短數月間,由站台支持,一變為批評痛罵,可想而知,是否港豬左膠不重要,是否泛民建制不重要,議席才是最重要。

「同室」操戈誰笑到最後?

老實說,個人雖不認同熱普城主張,但若黃毓民未能晉身立會也著實可惜,事關無可否認,黃議員的議事、學識相當高。(不指建制那些野雞學歷)

但更重要的是,是次立會選舉,最基本是保持非建制派的三分一關鍵少數地位。連這個也失去的話,689政府將可肆無忌彈,為所欲為。

可以肯定,熱普城、本土、泛民、至此根本是陌路人,要合作配票,天方夜談了。近年,熱普城矢志不移,狙擊泛民,無疑兩敗俱傷,客觀事實,建制派成為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最大得益者,誰笑到最後,一目了然。

最後,或是徒然,但我仍衷心希望,熱普城,無謂再提泛民的不是,集中火力,狙擊建制派,冀能守衛議會三分一的關鍵少數、近日得悉新界西熱血公民鄭松泰開始集中火力狙擊何君堯,先不看動機,實屬正確方向。

我重申,支持所有非建制派當選,因為現時立會選舉,選出你心儀候選人已屬其次,最重要是令你最討厭的候選人敗選。

否則,不用看2047,香港刻下,已告淪陷了。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