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的目的和意義

2019/8/5 — 8:06

8 月 1 日晚上,有年輕人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請求市民參加 8 月 5 日大罷工。

8 月 1 日晚上,有年輕人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請求市民參加 8 月 5 日大罷工。

罷工(以及罷課、罷市)是要癱瘓社會的正常運作和秩序,作為一種重磅的施壓手段,迫使政府(或當權者)在危害公眾巨大利益的議題上妥協或讓步。

政府存在的意義和作用,體現在駕馭一套既定的法理秩序和行政、立法等機制,而整個治理系統對社會福祉攸關重要(起碼多數人這般認為),值得巿民遵從其種種規定。三罷假如成功,等於否定現行規矩和背後的價值信念,進而否定政府的認受性,動搖其管治根基,就如無兵司令,得番個殼。

香港過去多年都未有具震懾力的罷工出現過(早幾年的罷課亦不見得對政權構成致命威脅,但不容抹煞其造勢大會式的文宣作用),這當然和工聯會繞起雙手有莫大關係。加上主流經濟學者長期妖魔化工運,鼓吹自食其力的個人主義,莫說全港大罷工,就是有規模的工潮亦不多見。2013 年碼頭工潮,乃是不常見、且令一般市民都留下印象的例子。

廣告

今次反送中引發罷工,不少人響應,效果如何,有待觀察,但即使達不到令政府跪低的理想結果,但作為一次階段性的嘗試和演練,始終會對主流保守的自利文化構成衝擊,為未來大型抗爭鋪路,亦替「香港人」注入更多重視公益和命運相連的基因。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