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與被罷工

2019/8/7 — 17:04

不合作運動

不合作運動

8 月 5 日三罷行動,算是香港近年抗爭運動的新嘗試,亦是 2019 年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的一個歷史片段。我只能夠說這是一種新嘗試,因為單就罷工規模而言,參與人數有限,而香港社體整體運作如常,例如香港股市仍能運作;雖然港鐵曾經受阻,但只限早上幾個小時的上班時段;而各主要道路雖然有出現示威者堵路情況,但障礙物好快被人清理,道路雖有輕微擠塞但大致正常;市民的衣、食、住、行,其實只局限於上班時間出行受阻,其餘生活未因所謂罷工行動而有太大影響。

香港不是未出現過大罷工,例如 1922 年的海員大罷工和 1925-26 年的省港大罷工,這兩場罷工都導致香港對外交通被封鎖,香港糧食供應緊張。而香港 8 月 5 日的罷工活動是無法跟上世紀兩場大罷工比較的,畢竟只得一日,而參與的人數和行業規模十分有限。

我作為自僱人士,主要工作地點是在家裡,所以 8 月 5 日罷工行動,交通受阻,對我個人本身沒有太大直接影響,但為了觀察民生,我決定當日早上出行。8 月 5 日的罷工行動有個特點,就是結合港鐵不合作運動,意思是當天上班時段,有若干示威者在港鐵不同車站阻礙列車關門,令列車無法開出,堵塞鐵路。我早上八時半走到粉嶺港鐵站準備出九龍尖沙咀,發現東鐵站無法通車,我唯有改搭九巴 270A。步行至 270A 巴士站,經過粉嶺連儂天橋,見到有年青人舉起標語宣傳罷工,而連儂牆上有的標語寫著「年青人為你在前線擋子彈,你肯為他們罷一日工嗎?」270A 站自然大排長龍,我自九時十五分開始排隊,到了十時半才能上車。排隊過程,有年青示威者走來向排隊人士說:「那麼辛苦為老闆趕上班做甚麼?不如回家坐一坐,休息一天!」

廣告

其實香港普遍市民都很理解 8 月 5 日的罷工和不合作運動。所以巴士站的排隊候車市民都十分平靜,我只聽到偶然路過的一些市民對上班受阻而發一發牢騷。當然平靜不代表沒想法,真的參與罷工的市民,便不會在這裡排長龍等巴士或者早已離隊。我試試在這裡寫出一些被罷工人士的心聲。其實依時依候上班,好多時不是單單為了老闆,不要講到打工仔或在職人士個個都係咁 Cheap。好多工作日程編排的好了,臨時打亂,會帶來好多麻煩和後遺症,或者令到前功盡廢。有人說,颱風不是一樣不能上班嗎?而事實上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打八號風,對學生而言,打風放一天假真的既開心又沒影響,但對在職人士而言,有的會議或活動,多個月前已經籌備,就差臨門一腳,卻剛剛被颱風或別人的罷工行動耽誤,這不是一天半天的工資問題,而是很多心血被白費的問題,有的工作時機甚至是錯過了不再有。再講,其實大部份香港在職人士是支取月薪的,所以其實被罷工不是番少日工搵少日錢,手停口停問題,是打亂工作安排問題。

當然,每件事情都有緩急先後之分,個人工作安排,跟香港整體利益前途比,好明顯香港整體利益比較個人眼前工作重要。這便涉及罷工的大義問題了,如果「反對送中條例」以及「五大訴求」的大義超越一切,那麼示威一方應該可以感召到所有行業的人,包括所有港鐵職員、公共巴士司機、警察、大部份僱主都齊齊罷工,到這時候,一般市民便沒有被罷工的不良感覺,因為整個社會已經停止運作,想番工都沒可能番到工,真的疊埋心水安在坐中休息一下或參與群眾活動。但 8 月 5 日的罷工大義的確未有那麼重大。

廣告

社會大罷工的邏輯矛盾亦在這裡。假如大罷工的規模未大到癱瘓社會運作,根本沒法子有足夠壓力迫使政府就範。而罷工,不管是小規模的局部罷工,或者是社會整體罷工,其實都是以為別人帶來不便作為籌碼,對申訴對象構成壓力,以換取經濟或政治利益。像 8 月 5 日的罷工行動,既未癱瘓社會對香港特區政府構成壓力,但又對無辜準備如常正常上班的市民帶來不便,那麼日後的確要三思而行。要麼令到全港大罷工的大義感召更多關鍵行業(例如公共運輸)的從業員才實行,要麼另嘗試其他更有效的抗爭方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