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 先確立針對的對象 要他們屈服的事情

2019/11/5 — 14:4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罷工是透過佔據崗位不工作,癱瘓企業與經濟運作,製造利益損害,迫使因此而大量受損的人屈服。

前題是:
1. 屈服的人是那些你想他屈服的人
2. 你癱瘓的事情真的能構成他總體格局上的損害

第一點是最重要的,比方說,你支持抗爭者,你老闆也支持抗爭者,你罷工,他也同意你罷工,然後罷工三天 .... 這沒有意義。因為你根本不是想他屈服,勞資雙方兩個罷工 high 完圍威喂之後,那公司還是會盡速補回三天工作進度。你不需要屈服一些本來就是你盟友的人。

廣告

因此,罷工本身,前題是要確定你屈服的對象是誰。所謂屈服的意思就是改變服從你陣營的意見。

你可以用罷工的方式,迫某個老闆炒掉一個與你政治立場相左的員工 — 先不要談這是一種政治迫害。你一旦罷工,那就是跟對方對賭,老闆可能屈服而炒掉他,或者不屈從而炒掉你,這看的是你跟他誰比較重要,誰比較有牙力。因此,罷工是一種戰爭,還是有強弱之分的,太弱勢太容易被取代的一方罷工的話很容易就會變失業。

廣告

所以先確定你屈服的目標是很重要的,而目標可以多過一個。但定下多個目標有甚麼問題呢?那就是第二個問題,格局。

如果你的公司只有兩個員工,你罷工,你對公司的損害真的可以很大,因為他會失去 50% 的勞動力然後再因此導致商業損失。而最後能夠運算成,可計算的金錢上的損失。

但如果你在一個 10,000 人的公司,有 100 個人參與你的罷工,而你的工作又不核心,那很可能就是沒影響的。因為你佔的只是 1% 不那麼重要的部份。罷工最忌的就是泥牛入海,所有罷工的人加起來都動不了對象。

而這裡最常出現的誤區是:你的目標越大,越多,要動員至有效就越困難,你要對付一間 5 人公司,20 人公司,100 人公司,1000 人企業集團,難度完全不一樣。如果你要用罷工去對抗香港政府,規模,以及對參與人數的需求與關鍵性也會同時上升。

說服別人參與你的罷工,就受限於你的說服力與範圍。罷工重點在於罷工者的質與量,在那個架構中是否重要。如果今天要罷工?誰罷工最能夠令香港政府屈服?

答案是警察。

當然,如果是銀行界罷工,法律界罷工,也有相當的影響。但如果是網吧界,桌球室界罷工,那就不會有甚麼影響,你罷到全部執笠政府都不會動一條眉毛。職業無分貴賤,但對於維持政權而言,明顯有高低之分。

但這裡有一個取巧的地方,那就是罷工這回事,是可以槓桿的,也就是說你的罷工能夠引致別人被罷工。舉個例子說,全港的油站服務員罷工,人數未必很多,但產生的破壞力卻可以很強。

因此罷工本身就需要詳盡的規劃和設計,先確立針對的對象,要他們屈服的事情,然後再想到底要怎樣的行為才能夠有效的困擾對方。需要多少的人數,再想要達致這人數,需要以甚麼方式動員多少組織及多少人,那些又是甚麼人。然後罷工也不是唯一的手段,最大化困擾才是目標。

罷工這種形式,在過去有工會,而且工廠是勞動密集還是在本地生產時,就特別有效。而且工會還會管理紀律,給予罷工者津貼以及懲罰背叛罷工的人,香港並沒有那麼強力的組織存在。香港沒有強力的工會,大部份產業非勞動密集,甚至不少資本運作都已北上。這些都是對實現罷工不利的條件。

然則,如果我們理解目標是「製造困擾,妨礙商業」,我們會發覺,其實事情是有很多別的答案的。

我會直接說,很多人工作比不工作對公司更有害。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