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罷工 — 衝著香港人的價值底線

2019/8/2 — 19:57

青年跪求市民支持 8.5 罷工

青年跪求市民支持 8.5 罷工

「繁榮穩定,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這類論述,是過去數十年來的主調。「繁榮」與「穩定」,好像金童玉女,永不分離。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舒解民情。七十至九十年代,香港經濟急速起飛。這令人自然得出以下結論 — 平定暴亂,社會便能安定,繼而繁榮。久而久之,香港人執著於超穩定的日常,害怕一切變動。7 月 21 日元朗恐襲,同晚城寨出 post 呼籲三罷。那一刻,我天真以為「生米煮成熟飯」。可是一星期過去,香港人如常上班。也許對於不少人而言,元朗太偏遠了。城門雖遠,但已失火。無奈,池魚依然事不關己,隔岸觀火。

政治運動的個人付出

罷工的原理,是要暫停社會運作,造成某程度損失,從而逼使當權/既得利益者妥協。有人提議設計「不影響日常社會運作」的抗爭,這卻與罷工的原則互相違背。罷工的代價,就是無可避免要大家一起承擔。然而,如何說服「手停口停」、「搵食大過天」的香港市民?6 月 16 日民陣二百萬人遊行,可見公眾一面倒「反送中」、「反警暴」。可是,到港鐵不合作運動,有目擊者表示現場意見參半。6.16 的性質是犧牲個人的周末時間,不合作運動卻是影響大眾日常的上班秩序。如果此刻推行三罷,恐怕會重回佔中 50/50 的膠著狀態,意見越趨分歧,社會又重回撕裂模式。

廣告

深水埗議員何啟明有份組織深水埗遊行(預計 8 月 11 日)。街坊向他表示憂慮,擔心催淚氣體彌漫深水埗街頭。(這憂慮可能涉及健康理由,其實十分合理。)我們如何向身邊街坊解釋?當各區都已經(及將會)作出某種程度的付出時,又有哪一區可以獨善其身?畢竟現時的政治危機是關乎每一個社區、每一個港人,我們無一倖免。(當然,社區可以為示威作準備,例如預先疏散高危街道住宅內的老人。以今天的群情洶湧來看,疏散所需的資源應該不成問題。)

三罷去馬前,必須做好文宣心理戰。大家必須講解及鼓勵香港人,體諒他們內心顧慮,以及不斷強調運動本身的合理性與必要性。另一邊廂,我們需要直視,身邊對政治不甚熱衷的人已經出現抗爭疲勞。依筆者日常圈子所見,疲勞的人大多關心政事,甚至可能參加過一兩次反送中遊行。心態上同情示威者,斷不是撐警藍絲。但面對一週複一週的暴力畫面,已經承受不了。當中,有些人認為抗爭改變不了現狀,只希望事件可以盡快結束。如何重新 connect「疲勞的香港人」,說服他們再行一步、支持三罷?這將會是極大考驗。

廣告

三罷令勇武抗爭者退場?

港澳辦舉行記者會撐警、警方測試水炮車,勇武抗爭的風險越來越高。近日,不少和理非相繼表達憂慮,心痛前線會作無謂的犧牲。同時大家深知,要勸退勇武抗爭者,難度相當於軟化林鄭的心。但請別忘記,民意授權是整個運動的重要力量。只要三罷能對政府施加某種壓力,就能增強民意認受性。至少,不能或不敢勇武的人,會樂見「和平」而有效的抗爭模式。但三罷也是一面雙刃劍。假使出師不利,勇武抗爭者自然會再次批評和理非一事無成,激發更嚴重的衝突與撕裂。

總結

罷工,衝擊了香港人過往假設「表面穩定」與「繁榮」的必然關係。罷工,正正要製造某程度的社會混亂(短暫放棄穩定),從而對當權者施加壓力。過程中大眾要承受某程度的個人損失,從而為我城爭取長遠穩定。7.21 恐襲所震驚全港市民,受傷的不限於元朗居民,也撼動了我們珍而重之的社會價值。批評不合作運動的人,必須念壁思過,究竟真正應該被批評的,是抗爭者?還是白衣人?到底是否要白衣人殺出金鐘香港站,沉睡的人才會醒覺?

為了自己為了下一代,香港人願意犧牲多少?
已經抗爭疲勞的你,願意在這十字路口,再踏前一步?

「這個運動沒辦法『割席』,要贏就一起贏下去;要輸,我們就要輸 10 年,整個公民社會有十年永不翻身 …… 如果我們今天回去開冷氣睡覺,第二天早上,香港沒事發生過,一個月的犧牲全部付出東流 …… 」

梁繼平 — 香港大學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美國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博士學生
2019 年 7 月 1 日晚間攻佔立法會時宣讀「七一宣言」

如果此刻,香港人依然只顧眼前利益,不肯作丁點犧牲……
只能慨嘆,我城不配有民主。

Afterall, 
there is no free lunc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