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9/2 - 17:30

罷課

9 月 2 日早上 7 時許,特首林鄭月娥的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有多名學生冒雨在校門外下跪近半小時,呼籲同學參與罷課。

9 月 2 日早上 7 時許,特首林鄭月娥的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有多名學生冒雨在校門外下跪近半小時,呼籲同學參與罷課。

今天罷課。

教育局早前已經毫不意外地嚴詞狠批,罷課「衝擊和破壞學校及課堂運作」、「對學校損害影響深遠」之類。

亦肯定有人在搖頭嘆息,「而家啲細路」、「身在福中不知福」、「讀屎片」之類。

廣告

這麼嚴重的指控,由來是甚麼?所謂罷課,本質是甚麼?

就是不上學吧。

唸大學的,誰沒有走過堂?就算中學時代,誰沒有扮病缺席過?歐聯決賽翌日又有多少人罷工?

有甚麼大不了?

分別只是,這些學生不是因為偷懶、唔知醒、無心情而不上學,而是為了他們認為正確而正義的價值去行動,他們比那些所謂成年人,單純高尚得多。

當你在旁邊指指點點諸多不滿時,想想自己因為懶、小病、睡過頭走過的堂、脫過的班,再問問自己,要扮成判官去批評今天的學生罷課 —

你 有 資 格 嗎?

他們本來活在最無憂無慮的年歲,新校年伊始準備迎接又一個無聊又有趣的年度,結識新朋友學習新知識對抗新老師,百無聊賴地渡過每一天,是誰迫他們在路上牽手,任雨打著表達訴求,是誰迫他們在校門口下跪?

正是所謂成年人的不作為,迫他們提早要面對這個社會的殘酷。

學生常被說成是未來的楝樑,亦意味著現在,他們甚麼也不是,他們經常被代表、被忽視,家長、教師、社會、校規,以至今天校門外的防暴,都可以日復日令他們沉默噤聲,他們唯一可以去抗爭表態的,就是作為學生這一身份。

所以他們只能罷課。

那些從不批評質疑權威,對社會不公不義只會逆來順受,卻對著學子裝出一副高人一等看破世事的咀臉,慨嘆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們,恐怕有個道理你們不會懂 —

學生罷課不代表教育失敗,反而是有些人,在學校空對書本卻沒有長知識、明道理,在社會混噩多年而未能懂是非、分黑白,才是社會教育真正失敗之處。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