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冠聰:我的九十後議辦 顯示青年參政可行 冀溫和民主派勿「習慣安逸」

2017/7/28 — 18:54

羅冠聰

羅冠聰

月中被高等法院裁定喪失議員資格的「香港眾志」羅冠聰,今日正式離開立法會,其議員辦事處亦須交吉。羅冠聰是香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其議員辦事處所有成員均為九十後,回望過去九個月的工作,羅自言自己與議辦在不同議題上均能夠提出紮實倡議,顯示年輕人也具備「有質素嘅議政能力」。

「唔好再當啲年輕人係唔成熟嘅公民,其實我哋已經好有準備,不論社會運動、議會議事,甚至提出具前瞻性嘅建議。… 過去好多人覺得年輕人剩係識上街反對,淨係識批判唔識建設 … 我哋嘅工作清晰顯示,青年參政係可行。」

補選確認書門檻作最壞打算 同時考慮替代人選

廣告

然而羅亦坦言即使有意出戰補選,亦未必能重回立法會。他指目前政府剝奪市民參選權的權力,沒有任何制約、也無任何標準可言,香港眾志主張自決,有可能被「確認書」攔下,無法再參與選舉,他無奈指,眾志為最差結果做打算,目前不止要考慮他自己是否出戰補選,還要考慮一旦自己無法參選,是否有其他適合人選,確保奪回民主派在港島的一席。

羅又形容,DQ案令議會少了兩名自決派議員,但是DQ不到市民支持,相信自決派在社會仍有支持度。他強調「真正的社會變革從來不是發自制度之內」,希望能夠將支持成為公民社會的動力。

廣告

恐進步派無法再走議會路線 冀溫和民主派勿「習慣安逸」

至於自己的未來路向,羅坦言近日忙著為眾志籌謀,暫未有時間思考自己未來的身位,但強調議員只是自己其中一個身份,他仍是社運activist,也是抗爭者。他又寄語投票支持他的逾五萬港島選民,在自己一票被DQ後,能夠「企出嚟,去做更加多嘅嘢」,希望事件能轉化成積極行動的動力,打壓議員及選民意願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社會無動於衷,產生不到反制力量。

羅冠聰指,可能無法再走議會路線,是整個自決及激進民主派均面對的問題,但進步派與溫和民主派的困局不一樣,「我哋面對枝棒、佢哋面對粒糖」,雖面對同一個政治局勢,要做的抉擇卻不一。他指民主派未來應求同存異,同時要慎防北京的分化與懷柔統戰策略,冀溫和民主派「唔好習慣安逸,風調雨順就覺得無問題。北京嘅策略已非常明顯,若要向民主派講一句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港島兩地辦 計劃僅保留一個

羅冠聰另透露,眾志全職及兼職合共有 12 名員工,議辦停止運作後,黨內人手將會有所收縮,部份將由其他議辦接收,最終能保留多少支薪員工,需視乎市民捐款情況,形容是「睇餸食飯」。羅冠聰指眾志將繼續推動與「本土研究社」合作的香港前途研究計劃,並延續在港島的地區工作,但目前計劃地區辦事處「二減一」,停辦東區辦事處,保留南區辦事處繼續跟進當區議題。羅指,眾志需要市民支持才能維持地辦運作,目前已啟動月捐募款計劃,第一階段目標每月五萬元。

對於立法會研究是否追回薪津,羅形容做法「非常不公義」,指即使法院裁定他的議席在 10 月 12 日宣誓當日已經失去,但羅強調,他與議助付出的勞力與貢獻不會消失,「公眾係有眼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