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冠聰:最好的方式 是通過選舉改變學聯

2015/1/30 — 0:25

【文:朝雲】

學聯繼續走訪各校,檢討運動得失。這回來到嶺大。

周永康解釋,學聯秘書處,是隸屬於常委會(各院校代表)的下層架構,執行常委會決定。

廣告

羅冠聰(嶺大駐學聯首席代表)強調要對群眾謙卑。他反思,由嶺大學生會到學聯,人手非常匱乏,罷課後都往添馬幫手,反令學校空虛,沒人駐校鼓勵學生加入。先後有兩學生都認同,無論學生會抑或學聯,學生俱感疏離,依然有很多學生只談風月,不理事政。學生會與學聯,都宜先安內鞏固認受性。

周永康說,在運動中,學聯兩度希望設立聯席為平台,共商決策。但佔中三子乃至其他團體,都意見紛歧,無法成事。結果最受認同的雙學,便成為決策重心。

廣告

他說十月一日,學聯已有意升級,衝往禮賓府,阻止689去金紫荊廣場,但佔中不認同;十月二日,他們便想圍堵政總,但既因兩大校長出馬鎮場;而坊間亦謠言四起,謂會出動橡膠子彈,學聯決定放棄。若不認同以上決定,他願承認責任。

在討論時段,有學生說學聯沒有回應重要批評,包括沒有去美國出席聽證;支持內地人爭居港權。

周解釋,美國的邀請,可選遞交文件或親自前往,他們選擇了前者;而及後便有港大梁麗幗透過視像,向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作供。

至於居港權,周說正是當年1999年1月29日,終審法院宣判根據基本法,所有港人內地生子女有居港權,葉劉揚言內地人陸沉香港,而人大則開始用釋法,推翻終審法院判決。

學聯和法律界都認為,當年釋法是中共破壞香港法治之始。自當年以後,便一直幫甘浩望神父等關注居港權團體。

筆者引述退聯派論證,問到共識制是否費時失事;有沒有可能出現多數院校迫少數院校妥協。

羅冠聰承認,共識制的確費時,經常開會開到凌晨兩三點;學聯fb很少回應質疑的原因亦在此--因為要有共識先可以出街。但他回顧自己經歷,從沒有多數迫少數從服的事,不明白退聯派的說法從何而知。

周補充,如學聯的決策棄共識而採投票制,便常常會出現多數決定凌駕少數意見。為共識制而犧牲效率,正正是尊重各院校立場的表現。他認為改善效率的方法,便是只在學聯傾可以合作的事,其他種種,各校皆能自理,樹立自己旗幟。

有支持退聯的學生,認為是次退聯,為本土,為反共,為更激進行動。學聯不應該擔心中共會欣喜,反而能壯大學運。

羅冠聰不同意,認為因立場選擇退聯很危險。

羅強調,他和周都認識退聯關注組部份成員,絕不認同網上有謂他們是共匪等辱罵。但他真心認為,學聯分裂是中共所樂見,有利統戰。

不認同學聯決定,羅說在現行機制,有種種途徑,包括陳情,問責,參選。他說看過嶺大民主牆、亦一直聽取同學意見,暫時未見不滿學聯至退聯。

退聯是改動機制的重大決定,至於公投,參考國際經驗,議題是經過長期討論,有相當多民意支持,因爭議極大,無法在現行機制改革,才不得不至此。

羅認為最好的方式,是通過選舉改變學聯,爭取各院校同學,認同自己理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