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也有「社會主義」傳統?

2016/2/1 — 19:13

【文:陳慧平】

破土編者按:本文為約翰·尼古拉斯著《美國社會主義傳統》一書的譯者序。作者梳理了美國歷史上帶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思潮和實踐,認為「社會主義觀念在過去的兩個世紀中塑造和鞏固了美國」。很多自由主義者會認為「美麗堅」妙勝天堂,但看看這坎坷曲折的歷史就知道,任何平等的「自由」,都是鬥爭的結果。然而,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主要來自反對暴力革命的伯恩斯坦修正主義,不革命的理論自然也無法帶來革命性的行動。但是,通過回溯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我們也能打開對社會主義更多樣的想像,為我們的思考和實踐提供更多資源。

在某些信奉自由主義的人看來,美國無疑是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國家,並因其「徹底的、自由的」市場經濟和民主制度而成為世界頭號強國,但事實究竟如何?我們不妨看看美國人自己的觀點。2011 年,約翰·尼古拉斯,美國一位有影響的政論家出版了《美國社會主義傳統》,該書以翔實的史料為依託,明確提出:美國是個具有社會主義傳統的國家,社會主義觀念在過去的兩個世紀中塑造和鞏固了美國,要理解美國,尊重這個國家的過去、現在、可能的未來,就必須承認社會主義這個傳統。在尼古拉斯的筆下,社會主義是美國的建國理念,它貫穿於美國歷史發展的始終,並體現在諸多歷史人物身上。當然,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有自己的特色,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社會主義相區別,然而,「社會主義」在美國也是被遮蔽和污蔑的同語,一些人因信奉社會主義而遭受迫害。無論如何,《美國社會主義傳統》這本書讓我們看到美國歷史的另一面,同時也引發我們進一步思考關於社會主義的一些基本問題。

廣告

社會主義是美國歷史的組成部分,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美國的今天

尼古拉斯在書的第一頁就提出美國是「全世界被驅逐者和受壓迫者的家園」,他對美國歷史的回顧追溯到它建國之初,認為追求平等、保障受壓迫者的權利是社會主義的重要內涵。既然美國是作為「全世界被驅逐者和受壓迫者的家園」而建立的,社會主義也就是美國當之無愧的建國理念。作為美國的象徵符號,自由女神像把美國的國家信念與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緊緊聯繫起來,而它的捐建者,詩人艾瑪·拉紮羅絲,就是社會主義信念的積極追求者。她對1870〜1880年間居住在曼哈頓和布魯克林民眾的悲慘處境無比同情,認為這是由私有制的不公平造成的,她追隨19世紀80年代城市激進社會主義運動者亨利·喬治,提出土地私有化是資本主義「最根本的錯誤」,應該使土地變為公有,並向富人徵稅,在通信和交通設施、水資源和基礎建設領域實行公有化。儘管艾瑪·拉紮羅絲們的社會主義運動沒能改變美國的社會性質,但在美國的歷史發展中仍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在社會主義者們的努力下,社會主義理念潛移默化地成為美國的國家信念,影響到社會政策的制定,使公平和正義得到保障,為社會不斷向前發展創造了條件。正是從這個角度出發,尼古拉斯認為,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美國的今天。

廣告

社會主義作為美國歷史的組成部分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的,它體現在信奉社會主義的具體歷史人物身上。尼古拉斯在書中舉出一系列美國歷史上的知名人士。19世紀的沃爾特·惠特曼、湯瑪斯·潘恩、亞伯拉罕·林肯,20世紀的維克多,貝爾格爾、A·菲力浦·藍道夫、馬丁·路德·金、蜜雪兒·哈林頓等,尼古拉斯認為,這些人都是社會主義理念的支持者、宣導者。詩人沃爾特·惠特曼參加過社會主義者發起的政治活動,他的《草葉集》是美國詩歌史上一座燦爛的里程碑,反映了19世紀中期美國的時代精神。惠特曼的詩謳歌下層勞動人民,號召人們「不管你富裕與否,請給每個需要幫助的人以援手,為他人貢獻你的財富和勞動」。晚年的惠特曼自認「比自己想像的更像一個社會主義者」。如果說惠特曼身上的社會主義因素是自發而質樸的,湯瑪斯·潘恩的社會主義信念則是清醒而堅定的,的理論博大精深,筆端充滿激情,寫出很多流傳後世的名言警句,如「社會主義的滄桑面孔,佈滿了貧富懸殊的愁容,這表明它經受了極端的破壞,急需用公正來挽救」。潘恩的《理性年代》《人類權利》《土地的公正》等著作成為美國社會主義者和進步人士必讀的經典著作。尼古拉斯認為,在以社會公正為核心理念,高揚人道主義旗幟,反抗階級壓迫方面,潘恩的社會主義理論甚至比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理論還要詳盡。潘恩的思想也影響到林肯,林肯注意到勞動和資本的關係,提出「勞動優先于而且獨立於資本。資本只是勞動的結果,如果不是先有勞動,資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勞動在資本之上,它應該得到更多的重視」。林肯與第一國際的交往故事也被傳為佳話,馬克思支持林肯的鬥爭,認為林肯的勝利象徵著北方的工人「不再屈從于三十萬奴隸主的寡頭政治」。歷史進入20世紀,社會主義者前仆後繼,維克多·貝爾格爾,一位激進的編輯、社會主義者,以生命為代價,對危及公民自由的極權發起戰鬥,並且捍衛了美國人引以為自豪的演講、出版等的自由;A·菲力浦·藍道夫,一位終生的社會主義者,發動工人在華盛頓為平等和自由而遊行,藍道夫還邀請牧師馬丁·路德·金發表了著名的演講「我有一個夢想」;蜜雪兒,哈林頓,馬克思的信徒,社會主義的宣導者,向貧困開戰,寫下了《另一個美國:貧困在美國》,建議政府實行「完全社會保障法案」。

尼古拉斯在書中還提出,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也體現在實行社會主義措施的具體城市中。威斯康辛州的密爾沃基市就是因採取了社會主義治理方式而獲得繁榮發展的城市。《美國社會主義傳統》雖然是以人物為主線,但卻專門穿插了一章來記述美國社會主義的「老家」——密爾沃基。二戰後的密爾沃基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社會主義者管理之下,這些社會主義者注重解決諸如城市下水道系統等具體民生問題,被稱為「下水道社會主義者」。對國營企業進行管理是密爾沃基社會主義的關鍵,他們不是僅僅去操縱,他們也不僅是制定法律和規則,他們借助國營企業推動公共需求專案的開展,建設公園、公共圖書館、公立學校、公共保健場所、公共工程(包括下水道、公共港口設施、公共住房、公共崗位培訓以及公共游泳館等),提高民眾的生活品質。密爾沃基的社會主義者「認為馬克思主義信念是他們為生活理想而奮鬥的最佳工具」,他們相信社會資源屬於每一個人,社會主義者們的任務就是致力於去建設一個利益共同體,「花公眾的錢為公眾做事」。

美國的社會主義具有自己的特色,區別於其他國家

尼古拉斯在《美國社會主義傳統》中反復強調,他並不推崇任何一種意識形態化的名稱,實際上他對社會主義是持保留態度的,對歷史人物的敘述也不忘記強調他們的「非社會主義身份」,比如「儘管在後期,惠特曼的好友動員他加人社會黨,但他並沒有聽從,他從來也沒有正式成為一個社會主義者」。在尼古拉斯看來,儘管社會主義是美國歷史的組成部分,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美國的今天,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不意味著美國是蜜雪兒·亨利廷所說的「不標明身份的社會民主國家」。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是具有美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區別于曾進行過社會主義實踐的那些國家(如蘇聯),而尼古拉斯所要做的是開拓人們理解事物的空間,承認美國的社會主義傳統,以便有足夠的力量去制衡政府,使之免受右翼勢力的挾持。尼古拉斯指出,我們生活在一個複雜的年代,經濟、社會和環境方面面臨著深刻挑戰,雖然民意調查顯示,有更多的美國人在今天比過去的幾十年裡都被「社會主義」所吸引,但社會主義不可能解決美國人民面臨的所有問題。事實上,具有不同的傾向的社會主義者自身也存在矛盾,社會主義者內部的相互爭吵甚至消耗了他們一致對外的能量。還有一些美國的社會主義者,過分美化蘇聯,並為它的極權化行為作辯解,在國內的爭論中站在了「莫斯科陣線」上,這是尼古拉斯所不贊同的。

那麼美國的社會主義區別於其他國家的特色在哪裡呢?尼古拉斯通過對「下水道社會主義者」的深入論述為此提供了答案。「下水道社會主義者」對傳統社會主義理念不感興趣,不相信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威力,他們推崇德國實用主義社會主義者愛德華·伯恩斯坦的思想。伯恩斯坦認為,雖然從理論上說,策劃革命是吸引人的,但在實踐上為人們的餐桌提供食物可能更有感召力。維克多·貝爾格爾高度贊同伯恩斯坦的觀點,認為取消暴力革命是可能的,宣稱「只要我們改變了現存的秩序,使全體人民得到解放,我們不在乎我們的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還是其他什麼主義的」。美國是一個已經有投票制的國家,只要民主投票能給予完全執行和公正對待,那麼通過流血的謀反來改變社會就是愚蠢的。資本主義被取代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需要的是不斷地完善每個階段並為最後的勝利鋪設臺階。

從漸進和改良主義出發,密爾沃基的「下水道社會主義者」們竭盡所能搞好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為人們提供他們所需要的一切:「操場、公園、海灘、小溪和河流,社會活動中心,閱覽室,健康的娛樂」。根據尼古拉斯的描述,「下水道社會主義」承認美國的個人主義,但不承認美國人是純粹的個人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弗蘭克·澤德勒強調這個國家的衣衫襤褸的人也是公民,社會主義者應該為整體的利益服務,而不是為某些富人服務。弗蘭克相信,這個整體就是以合作形式組織起來的利益共同體,它應該先在城市層面開展,然後在州層面,再在國家層面運行。弗蘭克·澤德勒用了一生時間追求這種合作共同體,他堅定地認為社會主義會在美國實現,即使不是在他的有生之年,在他的兒子輩和孫子輩也會實現。弗蘭克回應人們對社會主義的指責時說,「總是有人指責社會主義與人性不相符合,可能它與人性不符,但人性難道不需要被提升嗎?人們難道不可能學習彼此合作嗎?這無疑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社會主義觀念被遮蔽和污蔑,社會主義者命運坎坷

尼古拉斯在書中指出,社會主義雖然是美國傳統的一部分,塑造和推動了美國社會的發展,但自上個世紀下半葉以來,社會主義觀念卻被遮蔽和污蔑,被認為是蘇聯等國家的失敗和愚蠢的制度,只能帶來極權主義。「不僅被托利派所貶低,而且被否定歷史的政治和媒體精英所貶低」,在美國甚囂塵上的流行論調是:公共事務與私人事務相比是次要的;公司總是好的,工會總是壞的;進步稅收本質上是邪惡的,最佳的經濟模式是避免糟糕的平等,允許極端富有的人們先留出他們的股份,然後美國的廣大民眾再分得一杯羹。在尼古拉斯看來,公共討論本來應該容納從左到右的所有觀念,但如今的美國政治話語卻只是從極右到中右,社會主義成為一個需要避諱的字眼,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和新保守主義的外交政策佔據主流,美國人已經與他們的歷史分裂了。保守主義者起草和制訂的政治綱領從根本上與潘恩等國家創建者的社會主義觀念相矛盾。他們使國家、公共事物、聯邦、公共利益屈從於市場和大資本家。他們把大公司和富人們的利益淩駕於勞動人民以及他們的家庭、單位、社區之上,把財富和權力的集中稱之為「黃金時代」,事實上這已經損害了美國的民主生活和政治制度,使其陷入衰落。他們追求的內政外交方針使美國在政治、經濟、環境、軍事上的安全越來越沒有保證。

美國自詡為民主自由的國度,但是它對持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並不亞於其他國家。尼古拉斯在這本書中忠實地記錄了在「紅色恐怖」和「清洗異見者」的活動中,社會主義者遭受迫害的事實。以麥卡錫時期為例,成千上萬的社會活動家因宣導經濟、政治的公正而被攻擊,就職於公共教育系統、廣播和電視網路、報紙和政府部門、貿易工會以及私人商業領域,有社會主義嫌疑的員工被指控違反了史密斯法案並被開除。眾議院中的非美裔運動委員會、參議院的內部安全小組委員會,以及參議院的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由麥卡錫領導)在 1949〜1954年開展了109場大張旗鼓的聽證會,在這些聽證會上,共產黨員、工會成員和社區組織者被迫為自己過去的行為、個人生活和政治觀念而接受調查。這一過程重複了無數次,因為州和地方的非美裔運動委員會以及員警機構也開展了他們各自的聽證會和調查活動。政府機關和學校要求他們的工作人員用「效忠詞語」來宣誓,並進行調查,看他們是否言行一致。到了20世紀50年代末,據統計,大約1/5的美國工人被要求進行類似的忠誠度調查,超過3000名沿海和航海工會會員被列入黑名單,並失去了工作。在忠誠度調查運動中,許多被指控為不忠誠的人備受打擊,由於恐嚇和經常被錯誤地指控,自殺也很普遍。社會運動者,尤其是爭取公民權利的社會運動,成為被調查、被迫害的目標,上百名共產黨人被判有罪入獄,移民來的社會活動家被驅逐出境。

把美國與社會主義相提並論並非創新之見,但尼古拉斯的論述進一步打破了人們的慣常印象,提供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

(一)  關於不同版本的社會主義

其實「美國特色社會主義」不過是歷史上早就出現過的改良主義和機會主義版本的社會主義,列寧曾對「下水道社會主義」提出過批判。即使是被諾曼·萊文所稱道的1932〜1939年的「羅斯福新政」也並非社會主義運動,當時的美國政府並沒有徵收私人財產,而只是調整經濟政策從而保障了資本主義的發展。

無論如何,社會主義運動內部一直存在分歧,這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歷史事實。19世紀五六十年代,社會主義流派出現過蒲魯東主義、工聯主義、杜林主義、拉薩爾主義、巴枯甯主義、費邊主義等,19 世紀末20世紀初,又出現了民粹主義、孟什維克主義、伯恩施坦主義、考茨基主義。一百多年來,關於社會主義的定義有500多種,信奉和追求社會主義的國家、政黨和組織也有幾百個。從目前來看,以共產黨人為代表的科學社會主義,以社會民主黨人為代表的民主社會主義,還有亞非拉廣大地區以民族主義為特徵的民族社會主義是最基本的三大社會主義派別,激進主義和改良主義是兩個最基本的不同理念。如何看待這些不同版本的社會主義?激進主義和改良主義是一方壓倒另一方的關係,還是同一過程的兩個方面的關係,或者同一過程不同階段所採取的不同策略的關係?如果說蘇聯的科學社會主義是科學的,它為什麼會遭受挫折?如果說一些國家的民主社會主義是非科學的,它為什麼帶來經濟的繁榮和老百姓的高福利?只要實踐還在繼續,問題本身就是開放的,可以肯定的是,隨著社會的發展,關於社會主義不同版本的爭論還將持續,與此同時,「新模式社會主義」、市場社會主義、生態社會主義、數位化社會主義、基因社會主義等版本的出現使社會主義運動更加複雜和異彩紛呈。

(二)關於資本主義的新變化

社會主義觀念在美國長時間地被遮蔽和污蔑,這並非偶然。當社會處於繁榮發展狀態時,人們很容易將之歸功於與之相伴的社會制度,雖然二者並沒有必然的聯繫,而且從動態的觀點看,一勞永逸地滿足人類所有實踐需要的社會制度是沒有的。馬克思早就指出,共產主義不是固定不變的狀態,不是現實應當與之相適應的理想,而是「消滅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科學技術迅猛發展,發達國家科學技術對國民經濟總產值增長速度的貢獻率20世紀初只有5%-20%,20世紀中葉上升到50%,當代一般為60%-80%,明顯超過資本和勞動的貢獻率。借助於科學技術的力量,資本主義不斷地進行著自我調整、自我修復。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變革在生產資料所有制關係方面表現得最為突出,經歷三次大變革:股份制、私人股份壟斷資本所有制和法人股份壟斷資本所有制,資本主義的社會化程度有所提高。同時,生產和資本出現了高度國際化,全球560多家跨國公司(其中約300家在美國)掌控了資本主義全球經濟、資本主義政府及其國際組織。資本的有機構成也出現新變化,在最發達的工業化國家中,電子金融交易額超過中央銀行儲備的大約7倍。當代資本主義雖然在國際金融危機中受到了多種衝擊,遭到了重創,但並沒有陷入一蹶不振、行將崩潰的境地。

英國新左派領軍人物佩里·安德森認為:當前,唯一可以打破資本主義均衡狀態的革命力量來自科技即生產力的進步,在這個基因工程迅速發展的時代,人類社會進行變革的動力將來自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的新陳代謝,一種新秩序能夠從舊秩序的不斷進化中產生出來。資本主義的新變化對社會主義到底意味著什麼?《美國社會主義傳統》挖掘了美國歷史上追求人性的解放、平等,社會的公平、正義,以及注重經濟發展與人性發展相互協調的一面,作者冠之以「社會主義」,它當然不是21世紀社會主義的範本,但無疑提供了某些值得嚮往又令人深思的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