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初選為何不同提委會

2015/6/12 — 18:01

今早看報紙見到人寫文講美國兩黨黨內初選跟香港提名委員會有甚麼不同,因為香港很多建制派都愛說「你看美國都有篩選啦」,但筆者覺得那篇文講得不足夠,所以寫了這篇。

首先,「黨內初選」這個翻譯,很容易令人誤會,因為美國很多初選其實是不限黨內的!一般人看到「黨內初選」,會認為是由某黨的黨員選出代表該黨的候選人,但其實美國越來越多州份是容許非黨員參與初選。即是例如民主黨舉行初選,要選出代表民主黨的候選人,只要是合資格選民,不論民主共和甚至無黨籍,都可以投票。這個做法稱為 Open primary。又例如上屆法國總統選舉,社會黨的初選就允許「任何支持左翼理念的人」參加,只須在投票前簽紙同意申報自己是「支持左翼理念的人」,就可以投票選社會黨的候選人。

另一個情況更特別,叫 Blanket primary,是所有參選人不分黨派共同參與的初選,總之最高票的兩人就會成為正式選舉中的兩名候選人。例如去年眾議院選舉,加州就有些選區是兩名候選人都是民主黨員,因初選中最高票的兩個人都屬民主黨,共和黨的參選人排後面。這實際上跟使用兩輪投票制無分別。

廣告

第二,既然叫「黨內初選」,那約束力就只限黨內 (Blanket primary 等情況除外),在黨內初選中落敗的人只要退黨了,隨時可以再參選,而美國很多州份是有公民提名,收集到一定數目選民簽名和交出保證金就可以參選,甚至有些地方容許選民投票時不只在候選人列表中打 tick,還可以在空格直接寫上心儀人選名字。所以「黨內初選」並不會令落敗者無法再次成為候選人。之所以人人爭著做兩大黨的候選人,是因為當上兩大黨的候選人,觸目度會大大提高,籌集資金方便得多,也能保證得到該黨鐵票支持,要勝選容易得多。非兩大黨的候選人,一般是沒有機會贏的,所以退黨參選的情況很少。

但這不代表美國大選只有兩個候選人,這明顯是無知的發言,每年美國總統選舉都有起碼十幾廿個候選人。只是那邊不像香港,沒有「公平待遇」要求,傳媒不用每次都讀出所有人的名字或給予所有人鏡頭,可以只報道最大機會贏的兩黨候選人,才令人以為只有兩個候選人。這些人參選是為什麼呢?有些是想表達不同政治理念,也有些是為好玩和搏出名,儘管知道沒機會贏。

廣告

而只有兩大黨有機會贏,跟限制只有兩大黨的兩個候選人能參選,有很大分別。在前者,初選落敗者一日仍有機會退黨參選,初選勝出者就一定要想辦法撫平他們,不然對方真的退黨參選,會拉走一堆支持者,結果是兩敗俱傷,另一大黨漁翁得利。退黨參選不能贏大選,但如果目標不是贏大選,只是為了口氣去報復,卻綽綽有餘。容許退黨參選這回事,是能影響選舉過程的。但如果限制只有兩大黨的兩個候選人能參選,根本不會有人退黨,勝出者也就不用擔心被分走選票。

所以是否限制只有n個候選人能參選,對選舉過程有著很大的影響,不能說「只有兩個有機會贏,那就只准兩個參選吧」。筆者以前都講過,像香港的學界運動會,老是那幾間學校的隊伍贏,那按建制派邏輯,以後只准「拔卒」和「喇吧」參賽就好啦。甚至很多女生比賽一天都晚都是「女拔卒」贏,不如以後不用比賽,每年都是「女拔卒」自動當選啦。

第三是制度的透明度和問責度的分別。黨內初選,過程是公開透明的,一切都是看選票定斷。候選人拉票時,也是要向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黨員問責,採用 Open primary 的話甚至要考慮會否有黨外選民投票。就算有「超級選民」(=黨高層),他們能在選民的票之外加上 bonus 票影響初選結果,但都會考慮參選人民望才作決定。一來「超級選民」是有名有姓的人,大家知道他們是誰,也知道他們投誰,不聽民意他們會被問責。二來他們不會想自己黨的候選人輸掉大選,到時黨會淪為在野,全黨上下都是輸家。所以黨內初選不只是篩走理念或政綱不同的人,還要考慮整體民意,我們黨推這個候選人是不是個好人選,能得到黨外支持贏得大選?

提委會呢?過程並不公開透明。首先是小圈子產生,而小圈子之中各界別的比例又不平衡,這一點以前和很多人都講過了,就不再詳細講。其次是投暗票。有些人說投暗票能避免中共操控,但投暗票是雙刃劍,中共不知道提委選誰的同時,界別選民和大眾也是無法知道誰投誰。大家都知梁振英689票,那是哪689個選委投他呢?沒人知道。假設我是某界別的選民,我能知道我選出的選委/提委投誰嗎?不能,除非該選委/提委自己說出口。

還有調轉頭想,是否投暗票就能避免中共操控呢?現在選委會已經是投暗票啦,中共就不能操控嗎?因為選委們是小圈子產生,這本身就能令大部份選委都是自動傾向聽中共話。中共自己都講了,這個制度的目的就是要篩走那些搞對抗的人。

選出來的特首或候選人糟透了,對選委/提委有影響嗎?沒影響,他們永遠都是當權派。選委/提委不聽民意作出選擇,有後果嗎?沒有後果。甚至不按自己界別選民意願投票,也是沒有後果。所以選委或提委制度是低透明度和零問責性的。拿來跟美國黨內初選比?都不知道怎麼比。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