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誤解香港政治,更甚於中國誤解香港政治

2016/11/11 — 11:44

美國誤解香港政治,更甚於中國誤解香港政治。美國只是將第三世界、東方主義的標籤黏貼在香港人身上,叫泛民將香港人的中產用美國基督新教倫理教導好,變成親美分子,之後有些精英輸送到美國和加拿大就可以了。

這一點,泛民也知道的。然而由於九七之後中國直接介入香港的政治鬥爭,泛民無法招架,令美方付予泛民的支出更多,而效益更少。

親美的中產不斷移民美加,製造當地的就業危機,並與本地人有搶奪工作的衝突,美國終有一日連帶香港人一起排華,因為在美國土生的華人後代帶來的genetic pool和cultural diversity已經夠美國用了,美國在香港保存一個西化的華夏基地,對美國的發展更有利,無謂將香港美國化,將香港的華夏內涵掏空而變成一個白痴的荷里活世界,這也是當年英國殖民時期不強行將香港英國化的原因,反而保存一個英式華夏的香港對英國更有利,英國借助香港人的華夏文化傳播能力而干預南洋及美加華埠,英國借助香港而掌握了華夏文化在英語世界的話語權。

廣告

候任的特朗普總統,如果真要整治香港的親美政治系統,將會比中國整治香港的中聯辦的駐外黨委+特區政府的海歸派+親共資本家集團+土共地方網絡的系統更為麻煩。

美國人的作風是實利主義和冒險精神,2017年就任的特朗普,做容易做的,就是取消對香港泛民的無謂資助,cut budget(裁減經費),收緊香港人的移民配額,之後由得香港的親美政治系統自行調整,自力更生或自生自滅。這是右翼的自由派的做事方法。

廣告

故此,泛民面對中國要取消十幾個立法會的泛民左膠議席,最佳的做法還是如毓民主張的,總辭,發動整體的立法會重選。老泛民告退,換成真正有志於香港政治的新泛民和本土派,與土共系統共治香港,這是最有成本效益,也最能反映香港政治實況的做法。過去的老泛民,是用虛假代表(false representation)的方式,泛民以政治買辦的身份盜竊太多中間的溢利,卡住香港各種改變,令香港政治進入困局。

這是寫給美方人員知道的,中方理解一下也可以,知己知彼。特區二十年了,香港的統治方法必須進入新時代,否則會將中國唯一的金融窗口和商貿港口搞死。

美國人的民情和做事作風,我是理解的。到了轉捩點,說變就變,不留情面,被政策優惠放棄的一方,要自行調整而生存下來,這是源自杜威思想的科學精神和實利主義。這方面,香港的泛民要注意,中國在經濟衰退之中面對美國的貿易政策改動,更加要注意。反應不過來,是會死掉的,而美式的猶太實利作風,是他們會賣棺材給你。美國人沒有中國人或英國人那種拖泥帶水,溫情脈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