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帝的自由 香港的出路

2019/10/13 — 17:5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Guy_L】

10月12日早上,第一眼看到的新聞,就是美國總統Donald Trump宣佈與中共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順勢對香港現況評論一番,聲稱協議對香港有幫助,示威會慢慢平息云云。相信不少人看到這篇新聞都會反應不一,或是某部分人會有少許擔心,會否對我們抗爭有某程度的影響?Well,小弟不才,不是一位國際關係專家,但有些觀察,相信不少聰明的港人都看得到,我們可在此討論一下。

在這新聞之前,美國已經有幾起風波都直接及間接與香港的抗爭運動有關,包括NBA風波,South Park事件,及Blizzard Heart Stone電競事件。事件詳細經過相信不少人都已在不同媒體了解,總括而言的重點是,香港這一次的抗爭運動,由原本在貿易戰背景下單純對本港政府的對抗,演變成國際關係政治層面的中美對抗,到現在甚至生活,文化層面上觸動到美國人的核心價值。特別是NBA風波,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

廣告

我們常說的「民主」,「自由」,源自於17世紀的歐洲,但真正將其精神具體地實現的國度,正是後來立國的美國。由立國之初歐洲移民到新大陸開荒落地生根,反抗英國殖民帝國壓制的立國戰爭,當中形成民族身分認同,到了南北戰爭的黑奴解放,六十年代的反戰與黑人權運動,美國的立國就是由多元民族建立而成,而整個美國立國與發展的歷史,就是其民主自由的精神令國家演變的過程。這一切是寫在美國歷史的教科書,每一個美國人就是在一個以民主自由與多元文化為立國核心價值的環境下成長。今天的NBA風波,美國引以為傲的運動文化,受到另外一股極端民族主義的直接侵犯,而管理高層因爲商業利益關係,卻竟然要卑躬屈膝,一眾在自由民主國度生活的美國民眾,如何能夠接受?本應屬於中港的政治事件,提升到去國際關係政治層面,到現去到了牽涉美國本土文化層面,這可不是劇本裡原本的劇情。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港美直接有關的「香港民權及民主法案」就有了新的變化。原本即使以黃之鋒為首的港人游說團體到美國出席聽證會,在美國國會議員面前展示港人在抗爭所受到的壓逼與暴力,就算得到眾議院民主派領袖裴洛茜及共和民主兩黨表態支持,能否真正在參眾兩院得到大比數通過已有一定難度。不要忘記美國商界及華爾街在國會的影響力,原本是會因為其商業利益的考慮而在此問題站到另外的一方,前白宮首席策略長兼美國總統顧問Steve Bannon亦曾在訪問中指出過這一點。但中國人民極端民族主義的洗腦,對一切與其意識形態認知方向不一的任何意見,不論大小,不論國度,無視一切後果皆予以批鬥的標準操作,誕生出這個劇本以外不應出現的荒誕情節。再加上South Park與Blizzard的次文化衝擊,現在是無論美國的本土主流文化及次文化皆被觸及,美國政圈而言這已經是一個國內的社會政治議題,這是本土國民言論自由被外部整極端民族主義侵犯,這是不可能不回應的。

廣告

那今天Donald Trump宣佈達成的初步協議呢?還有其香港會“take care itself”言論?會否令美國政圈對港議題冷卻?首先,這個所謂的初步協議,看起來比較像是中方與Trump各自面對各自難題的一種妥協。Trump正面對因烏克蘭問題的彈劾,加上明年的大選連任,這是他的考慮。中共的問題更多更大,經濟放緩,兩岸問題,香港問題,內部派系鬥爭,中美問題,還有其他大大小小諸如糧食問題,就業問題能源問題等等。而且每一件事到現在這一刻不但從未有過有效解決的跡像,每一個問題都是惡化當中。最重要一點,對美方而言,就算Trump的問題不能解決,大選將至,只要投票換過總統就好,美國整個政治體制永遠不會受損;反看中共,以上種種每一項都是損害執政團體的政治利益,惡化下去更只會變成執政危機。沒有有效的民主化,執政團體的輪換系統,中共的一黨專政面對政治危只能自己硬著頭皮解決。加上Trump的一方曾威脅要取消美國養老基對中國企業的投資,及在股市中要某部分不合證監會標準的中國企業除牌,這可是對中國企業,不,對中共在國際吸納資金的一大打擊。兩者之比較,一邊是國家層面,一邊說穿了是個人層面,其達成協議的迫切性顯而易見。加上Trump本身與兩黨的關係一直都不太好,說不定會因此議案會加快通過,來跟他主導的協議對沖,形成政治角力,向這一個有趣的方向發展。更不要忘記中共會否再一次推翻協議成果,讓一切推到重來,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當然,這是否代表一切會向好的方向發展呢?那當然是不一定。有另一篇文章道出了「棄港救國」的論述,這亦不是不可能。只是,會發生此種情況,代表共產黨的政治危機已經到達表面可見的程度,即使防患於未然,一些決定做了便回不了頭,現今香港已經回不了頭了。而且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對中共而言,香港真的有那麼容易放棄嗎?第二,放棄了香港,真的能讓中共現在面對的問題緩和嗎?還是因為放棄了香港,問題反而惡化了?第三,以中共的標準,現在真的到了非做不可的程度嗎?以上問題,有很大討論空間,我們就留待日後再談。

香港這一次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為整個自由世界帶出不少重要的意義與反思。我們與極權的抗衡,已令本地社會,以至國際進入一個沒有灰色地帶,必須選邊站的二元對立局面。那些在這場抗爭受過痛苦的,甚至失去生命的,我們永不忘記,長存於心。無論局勢如何發展,要走的總要走下去,我們有的是一份於心無愧的良知,對抗的是因貪婪慾望而產生的謊言,不斷地去掩飾而作出埋沒良知與理性的暴力與控制。我們挺起胸膛,他們畏手畏尾。只要堅持良知,對真相,及人性價值的追求,我們沒有畏縮的需要,我絕對相信會有勝利的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