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港人權民主法案與美港政策法的關聯

2019/6/3 — 19:23

美國國會大樓(資料圖片)

美國國會大樓(資料圖片)

近期由於美中三戰:貿易戰、科技戰和引渡戰,北京把香港推上死亡戰車,香港政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令美方提出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及重提《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前者可視為紅蘿蔔,而後者為棍子,現時的美港政策法主要給予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並享有輸入高科技產品的優惠,法例在過去 22 年一直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國際化起著關鍵作用;而美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雖然尚未通過國會,但條文主要加入對涉及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內地的政府官員設立懲罰機制,禁止相關官員入境美國和凍結官員在美國的資產,讓美國對確保香港落實中英聯合聲明有更多選擇的工具。

簡言之,當香港的人權民主情況理想,美國透過美港政策法繼續給予香港特別優惠;但當香港的人權民主狀況欠佳,美國不但可以取消現時美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優惠,若有美港人權民主法,美國更加可以透過法例懲罰那些在香港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內地的政府官員。有賞有罰,既有紅蘿蔔,亦有棍子可用,應將更加靈活,更能達到保障香港人權、自由、民主的目的。相反,現時美港政策法只有紅蘿蔔,而沒有棍子,美國只能決定給予多少紅蘿蔔(優惠);一旦減少紅蘿蔔,只會對香港市民有害,而未能對施以威權的政府官員採取懲罰行動,隨時帶來反效果,變成對香港市民落井下石!

因此,美港人權民主法案與美港政策法有相得益彰,完善機制的效果;而且,法例的內容只涉及美國的內政,包括是否給予官員入境簽證等美國可以自主決定的範疇,而毋須外國同意。而且,法例加入規定由國務院每年一檢,更能適時調整對香港的優惠和懲罰政策。

廣告

然而,該法案在 2015 年首次提出時,因為當時美國國會太多議程而被擱置,事緣 2014 年香港發生雨傘運動和 2015 年發生「銅鑼灣書店」事件,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共和黨參議院盧比奧(Marco Rubio)牽頭,與共和黨和民主黨聯席起草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及後至 2016 年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到訪美國國會,與 CECC 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聯席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會面。魯比奧與科頓在會晤後聯名再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1]

廣告

根據美國國會網站的資料,該法案於 2017 年 2 月 16 日提上 Senate,s.417 - 115th Congress (2017-2018),目的為修訂 1992 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指令國務院向國會每年匯報香港情況,以確定香港有足夠自治以讓香港可享有有別於中國內地的優惠;並可限制那些破壞香港人權自由的中國和香港官員入境美國,及凍結官員的在美資產。 [2]

至 2018 年尾,香港眾志前主席羅冠聰前往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發表題為「香港步向獨裁(The State of Hong Kong’s Authoritarian Turn)」的演講時指出:這次行程會見了不同的國會參眾議員,講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因該法案能使美國當局思考對港政策時,有更多選擇和彈性。[3]

2019 年 5 月羅冠聰出席 CECC 就港府擬修訂《逃犯條例》舉辦的聽證會,呼籲美國向港府施加更多壓力,促其撤回修訂《逃犯條例》。CECC 議員 Chris Smith 在會上指出:「計劃再次推動《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如果香港要成為另一個中國大陸城市,美國將不得不重新評估香港是否根據美國法律享有特殊地位(即檢討美港政策法)。」

今次美國國會重提《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得到國會跨黨派議員支持,CECC主席麥高文認為現時國會議員更聚焦香港人權的考量,若法案再度放上議程,將可獲更大力推動通過(I ensure you when it is introduced there would be greater push to move it)。[5]

 

#美港政策法 #美港人權民主法案 #眾志羅冠聰

參考:
[1] 星島日報(2016)美共和黨議員擬提「香港人權法案」,11 月 18 日。 
[2] US Congress (2017) S.417 -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of 2017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of 2017

This bill amends the 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 to direct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to report to Congress (within 90 days and annually thereafter through 2023) on conditions in Hong Kong that are of U.S. interest.

Such report shall include matters in which Hong Kong is given separate treatment under U.S. laws from that accorded to China.

The State Department shall certify to Congress annually whether Hong Kong is sufficiently autonomous to justify separate treatment different from that accorded to China in any new laws, agreements, treaties, or arrangements entered into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Hong Kong.

The President shall identify persons responsible for: (1) the surveillance, abduction, detention, or forced confessions of certain booksellers and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and (2) other actions suppressing basic freedoms.

The bill amends 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to deny U.S. entry to identified individuals and revoke visas or other entry documentation.

Entry, work, or study visa applicants who resided in Hong Kong in 2014 shall not be denied visas on the basis of the applicant's arrest or detention or other adverse government action taken as a result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nonviolent protest activities related to Hong Kong's electoral process.

The President shall freeze the U.S.-based assets of identified individuals.

[3] 阿波羅新聞(2018)代黃之鋒訪美領取人權獎 羅冠聰促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12 月 6 日。
[4] 大紀元時報(2019)美針對逃犯條例辦聽證會,5 月 17 日。
[5] 羅冠聰(2019)FB 網頁,5 月 20 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