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羞辱譚耀宗

2015/5/18 — 11:30

圖為扮成「政改三人組」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陳曉陽被立法會保安拉走的情況。( 網絡片段截圖 )

圖為扮成「政改三人組」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陳曉陽被立法會保安拉走的情況。( 網絡片段截圖 )

譚耀宗主持立法會政改小組公聽會,被多名發言的年青人糟質,短片在社交網絡廣傳,得到不少的like和share,你看完這些短片後,有什麼的自然心理反應?!若果你的答案是「心涼」,別要太過苛責自己「刻毒」,因為有你這種感覺的人應該為數不少,否則這樣的政治現象亦不會出現。

刻毒、涼薄、冷血

這兩天,Facebook Newsfeed被立法會政改小組公聽會市民發言的短片洗版,大部分內容都是羞辱官員和建制派人物,用語「刻毒、涼薄、冷血」。

廣告

發言者對政府和建制派政客的羞辱由組織的命名開始,今年就有「日哦夜哦商會」、「我要阿媽幫我揀老婆幾千年都係咁大聯盟」、「香港各界2017咁就過骨的聯合會」⋯⋯。

無權者自有抗爭方法

廣告

立法會政改小組主席是譚耀宗對這種命名玩笑的包容度大幅收窄,通統不讓這些組織名字在莊嚴的立法會議事堂內出現。

不過,這樣的禁制明顯無效,發言代表仍然在議事堂用他們的嘴巴將組織名字重複又重複地宣講出來。

從來無權者都會對擁有公權力者的無理壓迫找到反抗的方法。

諧音粗口走法律罅

對政府和建制派的羞辱的重頭戲當然是在發言的內容,一名叫麥俊傑的年青人以「學生瞓醒左腳抽筋變左膠症候群關注青年總會暨一招收你皮帶扣工業聯會」的代表名義在公職會上三次用「你老母湊大你」(完整的一句是「你老母湊大你咁辛苦你走去做宦官」)這種諧音粗口,來羞辱主持會議的譚耀宗,但由於他將諧音粗口置於發言末段,成功過骨。

在正常的情況之下,有誰會認為羞辱別人是值得欣賞的行為?!不過,從現場及網絡的反應,這一批年青人在立法會公聽會的出位言論得到了不少掌聲、like和share。
無可否認,他們的言論是「刻毒、涼薄、冷血」,卻肯定不是「無知」的。

大陸「黑段子」取笑自殺官員

這是一種抗爭的方式,其成因跟大陸的「黑段子」(以黑色笑話嘲諷政治現象)有類近之處,就是政治環境荒誕,人民見盡不公義的社會現象,卻欠缺有效的申訴渠道,於是就自創抗爭的方式。大陸以言入罪,故此人民只能以匿名寫「黑段子」來給自身一定程度的保護。

譬如說,近來中共官員死於墜樓的事件頻發,民間就有不少黑段子嘲諷這種死人現象,有網友諷刺「這一年視死如歸的英雄比戰爭年代還多」,更有人稱「啥時候你們集體跳樓了,百姓就安生了」。

洩憤成了理性的抗爭策略

香港慶幸還有言論自由,市民還是可以透過示威抗議活動來表達政見。但自689主政後,施行鬥爭策略,跟市民對着幹,其班子在這樣的綱領之下,極盡的「騎呢」言行,令市民的憤怒不斷升溫,霸王硬上弓的政策令市民感到跟官員和建制派說理係「on9」行為,831框架更是這種橫蠻政策的標誌性演繹。

於是,「洩憤」成了市民跟官員和建制派「溝通」的唯一「理性」行動目的。這些短片透過分享轉發在網絡上廣泛流傳,反映出很多人認同這種抗爭方式。

荒誕政治生態鼓勵刻毒言論

若許有人會對這種刻毒的言論及其表達的方式不以為然,並投訴這種言行增加了香港的戾氣。

但我們必須明白這樣的抗爭行為的出現,實始於香港政治生態愈趨荒誕,市民欠缺有效的渠道影響政府施政(立法會已經廢了),這種兜口兜面給建制派難堪以宣洩為目的的抗爭活動只會獲得更多人的支持,亦因而鼓勵了更多人的參與。

用最少資源以小勝大

就正如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在《以小勝大》(David And Goliath)用多個角度和眾多個案去表達一個訊息:處於弱勢的人或組織會發展出奇特的抗擊策略,去克制強者。由於資源的差異,弱勢者會傾向選擇以最小的資源去達成最大效果。

當香港欠缺了革命的條件,巿民自覺對政局的影響力有限,一旦連普選的夢想也破滅了,羞辱政府及建制派政客就成為了抗爭者使用最低資源去獲取快感及政治曝光的「以小勝大」理性策略。

每年拿著過百萬公帑的高官和政客,你們要有被差辱的心理準備,我這樣説,不是在鼓勵這樣的抗爭行為。事實上,我的認同還是否定取態並不重要,因為我相信在沒有真普選的香港,羞辱當權者的趨勢是沒有人可以改變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