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群眾運動的演化 - 抗爭的有機協作

2019/8/11 — 16:00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要了解為何群眾視「大台」為之束縛,必先摸清現時運動自我煥發的肌理。現時取代以往「 大台」,為運動設立目標、推進運動方向以及設立行動準則的是由網路、群組以及行動者相互扣連的有機體,作非常互動以及高參與率的蘊釀、決策及行動決定。

俗稱「公海」的社交媒體或者論壇扮演著「孵化器」的角色,各個市民提出文宣、行動、運動走向等意見,然後以觸及率、「正負評」機制作汰換,剩下來就是群眾基礎強、思辯過後的好主意,值得付諸實行。這個機制能夠暢順運作的前題是:有防禦網軍滲透的機制(防止被中共帶動決策過程)、大量市民共同參與(擁有民意授權以及代表廣泛示威者聲音)、有好主意的人能夠自由無阻地發言。在「孵化器」的有效運作下,我們可以透過平面的共同商議及擇優平台,來做出比以及集中決策更為體現市民意見以及吸納群眾智慧的決策。

當有好主意時,在通訊軟件的群組或者個別小組團隊就會開始作仔細計劃,在登報運動、地鐵不合作運動等都是從這些群組落實具體工作。這種「補位意識」能極快地擴大在運動中專業參與的人數,化整為零、去中心化的動員模式更有利吸納人材,分而治之地實踐各種花費心力的計劃。由於沒有一個具體而明確的中心,各種看似天馬行空、或各走不同的方案都能由廣泛的參與者實行,避免了因此只有一個行動單位或「牌頭」而陷入被指責「定位不清晰」、「立場矛盾」的尷尬狀況。

廣告

當有具體計劃後,實質決定「如何做」,都是落場參與的前線行動者,這包括做廣告文宣的設計師、行動現場的前線、不合作運動在地鐵上的示威者等等,這樣算是為行動安上一個安全閥,有任何覺得「唔對路」,或者參與人士感到不安的因素,都可以隨時剎停。

由「孵化器」、「蘊釀計劃」、「落實」組成的有機生命鏈,為這場浩大的運動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養份,其綻放的能量比起以往任何社會運動都要浩大。這個有機體正如AI人工智能一樣,在過程中會不斷“Trial and Error“、自我學習,行動後會反饋意見到社交平台,然後再做一輪的分析、整合以及重新提出意見,這些意念就會再走一次整個有機體的每個關節,從而在一次又一次的實踐後變得更好。

廣告

大台的存在或會為這種多元、互動、平面且能夠吸納更多意見及行動力的組織模式帶來枷鎖,「反送中」運動目標清晰、明確,亦見不到有任何與政府談判需要,或者要為運動設下清晰的「階段性目標」。擔任「大台」的人亦會輕易地被秋後算帳,對運動造成傷害。在以上三合為一的運動有機鏈依然暢順運作,市民仍然高度參與,訴求相當清晰的時間,現時「沒有中心」的「亂中有序」狀態仍是相當有效。

其實,如此平面的決策機制、廣泛的市民參與、深入的意見分析以及吸納,不正是我們每個組織者都會感到鼓舞的模式嗎?在這場運動中,最新的口號已經在”Be Water”外加入”Be Humble”了,作為過去的運動中堅,我們更應向新時代學習,更為謙卑的與這些比我們更勇敢且充滿智慧的世代相處。各擅勝場,在我們能夠貢獻的位置默默付出,已是最大的支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