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梁雙簧與鳩嗚風潮

2014/12/31 — 1:57

12月26日,特首梁振英在佔領運動結束之後,首次到北京述職。在中南海瀛台涵元殿內,梁振英不苟言笑,神情緊張,雙手放膝,筆直而坐,一副「奴才遵命」的模樣。狡獪的國家主席習近平趁此機會,公開稱讚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在過去一年「依法有序」推進政改,維護法治及保持大局穩定,「充分肯定」梁振英及特區政府的工作。習近平更表示會「堅定不移」支持港府按照《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決定推動政改,同時提出推動政改必須具備所謂「三個有利」:有利安居樂業、有利繁榮穩定、有利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他期望「香港各界從國家根本利益和香港整體利益出發,廣泛凝聚共識,維護社會安定,推動經濟發展,珍惜法治環境」。同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見梁振英,也充分肯定港府「不畏困難團結奮鬥」,認為香港今天的地位「來之不易」,呼籲港人要「倍加珍惜」,又預告會繼續推出支持香港的各項措施。梁振英自稱述職「可以說是成功」。後來,他更表示港府正就佔領運動撰寫民情報告,預計2015年1月會公開及向中央𢑥報。

畢竟這場「好戲」其實籌劃良久,終於由習、李、梁這三個人高調地面向全球公演。他們展現出一副自命「勝者為王」的囂張架勢,反覆強調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專政集團目前堅拒拋棄「假普選」的人大決定框架。那麼,從今以後,香港市民就可以丟掉幻想,全心全意,積極部署第二波公民抗命行動。

廣告

還記得小羅斯福就任美國總統時講過:「唯一值得害怕的事情就是害怕本身」。言簡意賅,放眼目前,所言極是。愚蠢的中國共產黨以為只要它擁有解放軍、地下黨、愛字頭、政府、警隊、黑幫、奴才、媚共媒體,它就足以永遠不讓香港人命運自主,禁止實現無篩選的真普選。不過,曾經參與過佔領運動的香港人,大多見識過警棍和催淚彈,被打過,被踢過,被壓過,被捕過,於是完全親身體會到甚麼叫做「唯一值得害怕的事就是害怕本身」。從此以後,越挫越勇,香港人的抗命手段將會更加激烈。大家將會勇敢地面對各類警察暴力,伺機再度起義。習近平的上述言論,根本就是吃飽飯沒事幹,對香港說三道四。香港人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與貧困,三不去折騰習近平的黨總書記權位,他還有甚麼可說的。

習近平在事後為總結自己「福建寧德地委經驗」所著的《擺脫貧困》一書當中,寫過以下一段說話,足證他本人只不過是個知識貧乏、格局狹隘的「土包子」。我不擬深入評論,大家可以一睹其謬,自行深思其弊。

廣告

習近平寫道:「甚麼是民主?不能籠統地喊民主。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民主,我個人理解,應該是人民利益的一種法制化的體現,而不是某一個階層、某些人的隨意性,也不是滿足任何一些人、任何一個階層提出的任何一個要求。極端化地去要求別人或者要求國家,其實就是只要求別人對自己民主,而自己則可以不受任何的約束,對別人和國家不負任何的責任,這行得通嗎?!

如果別人也照此辦理,如果大家都要求享有這樣的民主,你做得到嗎?!顯然不行。...試想一下,如果人們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衝破任何工作準則和生活約束,你的民主、你的安全還有保障嗎?難道可以這樣做嗎?所以民主本身不能是絕對化的...不能超前化。」他還舉了個例子:「就說村民委員會選舉吧,民主運用得怎樣呢?有的地方不錯,他知道自己要選一個好的當家人,能夠為本村群眾的根本利益服務;有的地方則選老好人、宗族長老,造成農村基層組織出現癱瘓狀態。所以說,我們提任何問題都不要離開它的前提,不要離開一定背景,不要離開一定的條件。否則,就沒有任何問題,也沒有任何結論。文化大革命不就是大民主的標本嗎?這種大民主,沒有跟科學結合、跟法制結合,而是跟迷信結合、跟愚昧結合,結果就是大動亂。...這樣的日子能夠重演嗎?沒有安定團結,一切都談不上!因此,民主的問題要在法制的軌道上加以解決。」

由此可見,習近平的知識水準,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他甚至錯誤地認為「安定團結先於法制、法制先於民主」。面對香港市民爭取真普選的強烈民主呼聲,大家與其繼續寄望他突然開竅,推翻故我,不如結合內外力量,持續全面抗爭。

與此同時,在香港民間方面,正當改編歌曲《日日去鳩嗚》被廣傳和頌唱到街知巷聞之際,平安夜及聖誕夜旺角「鳩嗚團」(購物團)再次出動,報佳音,撐黃傘,戴黃帽,爭普選。有人手持寫上「我們都是四眼哥哥」的拖篋聲稱購物,甚至出發到旺角警署聲援被捕的「學生前線」成員「四眼哥哥」鄭錦滿。(鄭錦滿在聖誕日凌晨再次在旺角被捕,被控阻差辦公罪,涉嫌違反禁足旺角的保釋條件,還押至2015年1月14日再訊。)有人撐起黃傘,高舉「我要真普選」標語,來回過馬路,與警方對峙。有人進入西洋菜南街一座大廈聲稱「借廁所」。另有人將垃圾桶擲出馬路。兩晚分別有12人及37人被捕,被指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刑事毁壞」等罪名。另有部分人士被登記身分證後獲准離開。

原則上,「鳩嗚團」大多利用幽默風趣、戲稱購物的「流動佔領」手段,持續表達港人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和行動。畢竟「鳩嗚團」源自在11月旺角清場後,佔領人士及其他支持者試圖以無組織的流動方式,斷斷續續地上街表達真普選訴求。儘管部分「鳩嗚」人士的實際做法或會涉嫌違法,但是諸如「不約而同地自發性來回過馬路」、「撐黃傘慢慢拖篋行街」等實際做法,真不知有何違法可言。

對於這類軟性抗爭(由於大多不涉違法,因此不能算是公民抗命),如能堅持「和平、流動、持續、創新」四大原則,只要市民不主動施暴,中共集團與特區政府根本無計可施。我預計在元旦日及其後,「鳩嗚團」將會推陳出新,陸續有來。他們將會持續提供媒體關注的焦點,為下一波大規模公民抗命或不合作運動,鋪墊好持續的民主抗爭形勢和格局,值得密切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