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總的嘴角 梁特的主席

2016/11/22 — 17:57

特首梁振英在秘魯與中國主席習近平見面。

特首梁振英在秘魯與中國主席習近平見面。

【文:曾偉強】

梁特十一月十六日啟程前往秘魯出席亞太經合會議前,在機場被傳媒問到「會否獲取連任的指示」時,登時笑不攏嘴地說,「我們在現場集中做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的事。」話雖如此,但仍無法掩藏其心底裏頭的那分期望,和那分自信。

不過,梁特十一月二十日(秘魯時間)見過習總書記後,被傳媒再次問到「有沒有談到連任的問題」時,卻擠出尷尬的皮笑說「沒有」。是否真的沒有,外界無法確認。但習總的身體語言可圈可點,而大陸官媒的新聞稿,和梁特跟傳媒「匯報」時的用字遣詞,則有點耐人尋味。

廣告

不論是大陸官媒還是政府新聞處發放的圖片,均顯示習總的嘴角是平坦的,沒有一絲笑意。這個表情與神態,與習總一貫的表演明顯不同,也與之前一天,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俄羅斯總統普京、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甚至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時,一臉笑容,和顏悅色,實有天壤之別。

翻看去年馬尼拉,前年的北京,和二○一三年印尼峇厘,在亞太經合會議期間,習總接見梁特後,大陸官媒與政府新聞處發放的相片,均不難發現習總的兩個嘴角是明顯上翹的。

廣告

至於大陸官媒發出的新聞稿,今年這份〈習近平會見梁振英〉的稿件,只有二百字,是自二○一三年,習與梁在亞太經合會議期間會面後所發的稿件中,字數最少的一次。

去年習近平在馬尼拉會見梁特的新聞稿,共有二百七十五字。二○一四年的稿件共四百四十五字,是字數最多的一次。二○一三年習總首次出席亞太經合會議,在印尼峇厘會見梁特後所發的新聞稿,也有三百六十五字。

字數的多與少,也許關係不大,畢竟內容更重要。翻看二○一三年的新聞稿,明確表示「習近平對梁振英及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給予充分肯定。」這也是唯一一次以「習近平」為主語,對梁特的「充分肯定」。二○一四年已變成「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去年那份稿,仍表示「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至於新華社今天(十一月二十一日)發的稿,則只有「中央政府充分肯定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全力支持」四個字消失了。按照大陸(共產黨)的思維,沒有說明「有」的東西,便等於「沒有」了。

不過,回頭再看梁特見罷習總後向傳媒匯報的說話,也殊堪玩味。二○一三年那次,獲得習總親自「肯定」後,梁特會見傳媒時,共有十七次提及習近平,其中十四次說「習主席」,三次說「他」。可以看出,梁特當時對習總的確是敬而重之的。二○一四年雖然變成了由「中央政府」來肯定其工作,但梁特也有十二次提及習總,其中十一次說「習主席」或「習近平主席」,一次用「他」。

不知道是否去年習梁的談話中,沒有了什麼「疾風勁草」之類的助詞,梁特會見傳媒時,只有八次提到「習主席」或「習近平主席」。今年,也不知道是因為「全力支持」四個字消失了,還是真的沒有提及連任,梁特會見傳媒時,雖然共有二十二次提到習總,但完全沒有一如既往般,堅定不移地以「習主席」稱之,而是只說「主席」(十七次)和「他」(佢)(五次)。

「佢」字是第三人稱代詞,意思是「他、她、它」,但卻屬方言口語。而根據百度百科,「巨」意為「包羅萬象」,轉義為「任何人」。「人」與「巨」聯合起來,表示「(除你我之外的)任何人」。這個「任何人」,當然可以也通常是你我也認識的,但卻有點姑隱其名,甚或「路人甲乙丙」的味道。

到底這次新華社的稿是否另有玄機,而梁特口中竟然沒有了「習主席」,反而用了五次「佢」字。是否意有所指,有點耐人尋味。但這卻令人想起一句民間俗諺:破罐子破摔。

 

曾偉強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按:破罐子破摔,指已經弄壞了的事便乾脆不顧,任其朝壞的方向發展。破罐子,比喻壞了貞操的女人或名聲不好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