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總稱帝

2018/2/27 — 12:34

【文:莫哲暐】

一讀到習總要復辟帝制的消息,便想起UCLA政治學者Barbara Geddes一九九九年發表的論文<What Do We Know about Democratization After Twenty Years?>。

在文中,她把威權政體分為三類:個人獨裁(personalist)、軍政統治(military),以及一黨專政(single-party)。以利合必以利分。威權政體要持續,首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分配利益。

廣告

軍政統治最容易出現內部分裂。在正常國家中,軍人只有一個任務,就是國防。但在軍政中,軍人還會管理國家。由於是國防、打仗斷定軍人的身份和地位,因此軍政中軍人往往有回到軍營(return to the barracks)的選擇,繼而把政府交還文官。這就是內部分裂的種子。

一黨專政是最穩定的。大部分黨幹部最優先考慮的就是保留官位。只要把各派系人士都包攬在黨內,提供足夠官位以及相對清晰的晉升階梯,則黨的領導可以維持。小部分人會為領袖之大位而權鬥,但一般幹部並無反黨的需要和野心。只要等權鬥塵埃落定,再走出來依附勝利者就是了。因此黨內部鬥爭不會打開民主化的缺口。此外,一黨專政能發展龐大的黨國機器,全面控制政策和資源分配(例如教育機會、工作),因此較容易能控制和滿足民眾。

廣告

個人獨裁可以是由軍政或一黨專政演變出來的。當某人奪權登上大位,繼而肅清異己,並限制支持者的權力,把軍政大權集於一身,就變成個人獨裁。相對一黨專政,在個人獨裁政體中,所有利益均繫於一人。因此支持領袖的派系基礎會變窄,較多其他派系會遭到排擠。為了確保大地在我腳下,獨夫會開始削弱各種相對穩定的制度(例如軍方和文官系統),繼而依賴非正式渠道籠絡支持者。凡有逆君命意思者,隨即會被消失。個人獨裁一大問題,在於獨夫死後,通常無以為繼。而更重要的是,由於利益分配機制繫於一人和非正式渠道,因此比起一黨專政,個人獨裁較難應付經濟衝擊。所以小平同志方才會說:「把一個國家、一個黨的穩定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問題」。

順帶一提:近年越來越多威權政體辦(扮)選舉,其實就是要找一個較持久的機制去分配利益,並製造合法性(legitimacy)的假象。普京的俄羅斯如是,馬來西亞也如是。根據Geddes當時的研究,軍政的平均壽命為九年,個人獨裁是十五年,一黨專政則是二十三年。(當然應該要考慮其他因素,例如民族主義高漲應該能鞏固當權者的統治。)

大概兩三年前一次退修會中,一位政治學教授判斷香港民主化「十年無望」,因為大局——中國政局——不會變。習總這次要復辟帝制,稱皇稱霸,與毛澤東齊名,卻是翻滾大局的一步。是否單純出於「皇帝夢」、「老毛夢」,我不知道,要問問中國專家。但由一黨走向一人專政,其實是兵行險著,甚至有可能親手打開黨國超穩定結構的缺口。當然,黨機器發展多年,不會一朝一夕便倒下。但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可能只是我個人的wishful thinking。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