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續無限」 — 鄧小平的苦心孤詣被一手毀掉

2018/7/24 — 16:08

十九世紀英國史學家兼政治家阿克頓男爵(Lord Acton),曾經說過一句政治學上的不朽名句,那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周日(編按:2 月 25 日),官方新華社公布了《中共中央委員會關於修改憲法部份內容的建議》,當中一項,建議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任期限制。外間普遍相信,這是為習近平在五年後,第三度以至之後第四度、第五度……連任鋪路。

鄧小平留下的兩大祖訓

廣告

這標誌著,由鄧小平在文革後所一手建立的政治秩序將會結束,中國將正式走進習近平年代。這可能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一個轉捩點。

當年,汲取了文革的教訓,尤其是自己曾經身受其害,鄧小平致力為中國確立新的政治秩序,以防止晚年毛澤東那種濫權和胡作非為的情況再次在中國出現,結果他歸納出兩條:就是 (1) 取消終身制,以及 (2) 集體領導。

廣告

1981 年中共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總結了建國以來的歷史經驗,尤其是要總結文革。而在結尾部份,中共總結文革的基本教訓,其中一條就是:要實行集體領導,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

復辟終身制

在作好了歷史決議,整理好理論教訓之後,中國在 1982 年第三度大幅修憲,於 1975 年及 1978 年兩部憲法之後,重新引入國家主席一職,並首次引入「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任期限制,以解決終身制這問題。同時,鄧又力勸大批開國元老退居二線,並成立中央顧問委員會來安置他們,到了 1992 年,又守諾把中顧委取消,正式結束幹部終身制這個陋習。

1989 年,鄧小平再次明確的說要搞退休制:「我歷來不主張誇大一個人的作用,這樣是危險的,難以為繼的。把一個國家、一個黨的穩定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問題。所以要搞退休制。」

只是想不到,鄧小平的苦心孤詣,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任總書記都不敢逾越,而二十六年後,卻由習近平一手毀掉。

個人集權,打破集體領導

其實早於今次提出修憲恢復終身制之前,習近平早已打破了鄧小平所留下的另一規矩,那就是集體領導。習可說是共和國成立以來,在體制上,最集大權於一身的領袖.毛澤東固然權傾一時,隻手遮天,但他的權力,更大程度上是源於其作為開國元勛的個人威望和魅力,而非體制上的;但與此不同,習近平上台後卻把體制上的權力通通往手裡抓,作為黨總書記,除了國家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這三項慣常頭銜之外,還兼任很多領導職位,如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以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以至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的組長等等。除了軍、政、外事大權之外,就連經濟改革、財經、國家安全、以至網絡安全等等範疇,通通一把抓,打破了以往黨總書記和國務院總理的分工,也打破文革後中共集體領導的大原則。

過往在江澤民任總書記年代,人們說的是「江朱體制」(與總理朱鎔基分工);在胡錦濤任總書記年代,人們說的是「胡溫體制」(與總理溫家寶分工);但現在,習近平任總書記,已經沒有人再說「習李體制」了,只有人叫他作「習大大」。

歷史又回到原點

當年鄧小平幾經辛苦,頂住了很多老幹部包括開國元老的反對和壓力,始能落實廢除終身制和個人集權,但兜兜轉轉,今天中國又走回原點,豈不讓人唏噓。

以為《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份綱領性的決議,寫入了黨汲取到的重大教訓,以及建立的共識,但如今大家似乎又把這些教訓和共識拋諸腦後。

開放改革進行了四十年,大趨勢都是對個人政治權力作出限制和走向規範化,如今豈非是一重大倒退?

「國王的新衣」

究竟國內又有幾多同胞,會大膽道破「國王的新衣」呢?

尤其是過去五年以反腐為由,整了大量人,拉了大量人落馬之後,就算心裡不服,中共上下又有多少人夠膽吭聲呢?

這兩天見到的,反而是官媒的擁戴評論,例如《人民日報》指「西方民選制度面臨難以為繼的歷史性危機,中國政治制度的開創性和實踐證明,我們不必跟隨西方亦步亦趨,取消所謂任期限制,就是對過時的、刻板的西方民選制度的最大糾偏,是中國特色政治制度的重大進步,也是人類政治文明的最新成果,對全世界各種政治制度都有啟發意義和示範作用」;又例如《環球時報》,表明支持中央修憲建議,認為這是理性和信仰,讚揚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能「進一步完善黨和國家領導體制」。

又有學者和論者搬出各種理由,來合理化領導人不應限於做兩屆,例如:國家的發展需要長期政治穩定、政策需要延續性、又或者問題出於習近平任期內出現接班人真空……

國家的發展需要長期政治穩定、政策需要延續性等,這些都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理由,但環顧世界各地,大趨勢還是定下類似不可無限期連任的限制,原因不是別人就覺得穩定和延續性不重要,而是大家從歷史看到,讓領導人長期集權所造成的危害,所造成的威脅和危害更大。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至於習近平任期內出現接班人真空,究竟這是原因還是結果?相信大家都心裡有數。

普京不敢做的「習大大」卻做了

就算是在俄羅斯隻手遮天的普京,他要長期延續統治,也不敢公然修改憲法讓總統可無限期連任,只是挖空心思,想出「木套娃娃」式的戲法,在做了兩屆後,按憲法卸任,但卻支持梅德韋杰夫當選總統,自己改任總理仍舊掌握實權,到了梅德韋杰夫做滿一任總統後便識趣讓路,讓「過了冷河」的普京再次「回鍋」當選總統,梅自己則交換位置當總理。

所以「習大大」果然是「習大大」,比起普京還要大,普京不敢做的他卻做了。

袁世凱的故事

最後我想講一個故事。

今天袁世凱臭名昭彰,但若然細讀歷史,其實他並非一無是處,至少他是一個改革家,對中國的現代化作過重大貢獻,如禁毒禁賭、廢除科舉、興辦新式學校、改革吏治、建立文官制度、興建鐵路、推動工業等。讓他落得千夫所指的是他企圖復辟帝制,妄求其統治可以無限期延續下去。起初群臣勸進,一眾「帝王師」忙不迭搖旗吶喊,還有一份《順天時報》,盡報導各方擁戴之聲。

但當袁世凱真的「順應民情」去稱帝時,不料卻觸發全國一場聲勢浩大的反袁、反帝制的運動,原來當日的所謂「輿論」,都是假的,都是趨炎附勢者投其所好去營造出來,《順天時報》更是其別有用心的長子袁克定所搞。結果,在眾怒難犯、內外交困的情況下,袁帝王夢碎,空餘一腔悔恨,只能埋怨自己當初沒有好好體察民情,但卻為時已晚,被迫退位和取消帝制,最後更憂傷而死。

我相信歷史不會簡單重覆,「習大大」身體也一定好過袁世凱,但當未來幾個星期,大家看到全國歌功頌德,支持修憲聲音此起彼落時,大家不妨也細味一下袁世凱的故事。

 

原刊於 2018 年 2 月 28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