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的垃圾講話

2016/8/9 — 14:50

習近平(資料圖片)

習近平(資料圖片)

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副教授,女性導演'魏時煜為RTHK 華文作家紀錄片系列外判紀錄片拍了一輯《王實味:被淹沒的作家》。在第一稿中提出一個問題,如何連接兩代?魏時煜教授提出,可否加入習近平在2014年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作答。

王實味

王實味是一位文學家,支持共產主義,因為在1942年3月13日發表雜文《野百合花》被迫害,1947年6月被殺。

廣告

《野百合花》並非一篇很尖銳的文章,它只是寫了,在路上聽到一對女青年的私語:“說得好聽!階級友愛呀,什麽呀——屁!好象連人對人的同情心都沒有!平常見人裝得笑嘻嘻,其實是皮笑肉不笑,肉笑心不笑。稍不如意,就瞪起眼睛,搭出首長架子來訓人。”

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

廣告

毛澤東在1942年5月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講話。其引言是:“ 同志們!今天邀集大家來開座談會,目的是要和大家交換意見,研究文藝工作和一般革命工作的關係。”

這篇臭名遠播的講活的中心是:“為什麼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它把人的問題定義為“工農兵”的問題。

這種以人民的名義行使公義的方式一直延伸至今的陳淨心、熱血時報和為香港尋求獨立的本土派。

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

習近平的這篇講話發生在2014年10月,但它的原文在2015年10月才首次發表,當中毫無機密,延遲發表只是故弄玄虛。但它反映了中共高層的腦袋裏,人民沒有言論自由。它與銅鑼灣禁書如出一轍。

習近平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中華文化繁榮興盛?”

他的答案是,“必須高度重視和充分發揮文藝和文藝工作者的重要作用。”即管制作家。

他列出一大堆作家,“普希金、果戈理、萊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等,唯獨不見現代的重要作家如寫出《迷宮中的將軍》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哥倫比亞作家馬奎斯;寫出《猫与鼠》的德國作家君特·格拉斯。可見,習近平毫無文學修養,不配發表文藝講話。

習近平提出的第二個問題:“創作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他評擊“低級趣味”。問題是,“低級趣味”是全球所趨,不能由政府干預。

習近平提出的第三個問題:“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創作導向”。他重蹈:“社會主義文藝,從本質上講,就是人民的文藝。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指出:“爲什麽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鄧小平同志說:“我們的文藝屬于人民”,“人民是文藝工作者的母親”。江澤民同志要求廣大文藝工作者“在人民的歷史創造中進行藝術的創造,在人民的進步中造就藝術的進步”。胡錦濤同志强調:“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永遠同人民在一起,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創作導向,藝術之樹才能常青。”

這等於說,中共的扼殺言論自由的決心與69年前坑殺王實味的無異。餘下的再談,第四個問題:“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和第五個問題:“加强和改進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已毫無意義。

後記

習近平的黨八股是中共國策,因此需要正視。但青年人不會對此有興趣,因此,筆者認為,在紀錄片中增加這枝節不會增強青年人對王實味悲劇的歷史意義的認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