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11/14 - 11:22

習近平沒有說的香港

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鄒文懷、藍潔瑛

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鄒文懷、藍潔瑛

2018年,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先後離世,他們都是亂離中的南來文人;還有電影界鄒文懷、演員藍潔瑛,他們提示大家,香港曾經瘋靡全球華人的文化影響力。

2018年,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電視節目鋪天蓋地歌功頌德,習近平接見港澳名人富豪訪問團,「重要講話」中特別提到港澳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地位是獨特的、貢獻是重大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罕有地「高度評價」香港,惹來不少議論。

習近平所言,稍讀讀歷史都知道,屬於常識。改革開放初期,眾多來自香港的「改革先鋒」,絕大部分是南來香港資本家或其二代;習近平沒有再往前追朔,是什麼逼使他們當年遷移資金技術到香港?正是為了逃避你黨的極左思潮計劃經濟加極權統治,這群資本家最後紥根香港,積累經驗,在香港發迹,香港是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孵化器。

廣告

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辭世,有人慨歎是一個時代的終結;若要慨嘆,也請回望從前,一個輝煌時代如何鍊成。

這些,當然,習近平不會講。

文人南來,因為香港有表達自由、有出版自由、有學術自由;資本家逃到香港,乃因為香港有資金流通自由、有貨物流動自由、有產權保障、有法可依、有法治傳統。

不是要為香港自吹自擂,說到底,香港的成功只是歷史巧合;錢穆所言,南來香港「藏器待時」,改革開放時,資本與技術確實「藏器」香港後,假以時日等到生機。

霎眼數十年,強國要錢有錢,要基建有基建,要孵化器有孵化器,要大灣區有大灣區,卻是自由大倒退,法治無影蹤。環顧神州大地,廣土眾民,只剩南方香港一隅,幸保自由土壤,燃起一盞微燈。

如今有識之士醒目仔,只談融合,不敢捍衛香港特質;只談機遇,核心價值崩壞則視若無睹。

馬凱事件,特區政府盡用權力,封殺異見株連記者,無視新聞自由,自毀國際形象,誓要報復到底;馬建事件,文化機構則擅長趨吉避禍,自製心魔,引刀自宮練就神功。

手握權力者,請對得住自己,對得住香港,對得住歷史。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