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實講,五大訴求係不攻自破 記住目標要集中一個

2019/7/21 — 10:46

資料圖片,2019年6月9日

資料圖片,2019年6月9日

【文:香港毒男】

五大訴求曾經幫助我哋凝聚共識,確立一致嘅目標。冇錯每項訴求都係有理有據,針對緊最值得關注嘅議題。不過問題係實際執行上,如果作為成個運動嘅根基,就有嚴重嘅策略性缺憾。

1、自我分化力量

五大訴求係邊五大,根本冇共識。唔同團體就鍾意改幾樣或者加幾樣。有人覺得呢樣重要,有人覺得另一樣。有人覺得缺一不可,又有人覺得回應部分就收貨,甚至有人覺得肯溝通就得。

廣告

結果就係,你嗌嘅五大只要我唔係咁支持其中一樣,咁我就冇心參加你嘅活動。而如果政府選擇性應對部分訴求,咁必然就有一批人覺得收貨就會離場。

2、「成功爭取」嘅一刻,就係運動失敗嘅日子

五大訴求有無人諗過點先叫「成功爭取」?就算有諗過都冇人諗到答案,因為事實上呢啲訴求係冇得「成功」。我唔係失敗主義,唔係講好難爭取到諸如此類。而係「成功」冇一個準則,你唔會話政府做咗樣嘢你就覺得係成功。舉例,調查委員會佢話成立啦,但係委任人選、調查範圍、有咩傳召權力、畀咗建議之後點樣執行,每一個方面佢都絕對有動機同有行政手段去阻撓干預出蠱惑。

廣告

所以五大訴求只會畀機會政府,用無限拖延戰術,分階段答應你啲無關痛癢嘅要求。試想像下政府聽日宣布撤回,然後乜都唔做。你進退都無路,甚至無聲可以出,因為表面上你已經「成功爭取」。

3、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唔去解決病根

而家嘅情況就係大家追住啲議題打,但會發覺打緊一個,下一個又出現。修例未搞掂,又要追究警察,又想特首下台,又話問責律政司保安局,選舉又要怕 DQ,嚟緊又大嶼山,又要唱國歌,又信用制度。就等於水管漏水,補完呢度漏嗰度。你要做嘅係閂水掣,然後換水管。

每一項唔公義嘅社會議題,只係表面病徵。社會制度,先係引發呢啲議題嘅病因。講制度好似好深奧,簡單啲講,所有問題嘅核心,係而家嘅政府同立法會唔屬於人民,亦都完全唔須要向人民負責。

特首權力來源係只需要過半數 601 個選委。而呢班選委又大部分係中共派嚟嘅代理人,少部分係商界人士。所以你見幾百萬人上街,特首可以唔回應,但佢會見中共嘅官員,會見商界代表,因為呢啲先係佢波士。

立法會亦都已經失效。功能界別小圈子自動當選,但可以凌駕大多數民意。政府可以任意踢走你選出嚟嘅議員、篩走你想投嘅人,仲講血債票償根本係自我麻醉、逃避現實。

呢兩樣嘢嘅後果,就係任何逆民意嘅法案、政策,佢都可以圍內點夠票就去馬。如果唔從根本改變呢個政治制度,就算推翻呢條條例,以後都會有更多更惡啃嘅政策。就算呢個特首下台,下個都一樣視民意如浮雲。

4、「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麥

借用一位犧牲者嘅遺言。

其實大家一直用「訴求」係唔適合嘅字眼。如果呢個係屬於人民嘅政府,佢嘅目標會係改善施政去貼合民意,咁人民嘅要求先至係「訴求」。

但上面講到政府嘅真波士係邊個,當人民同波士嘅利益有衝突,政府眼中出嚟抗議嘅就唔係人民,係敵人。敵人講嘅嘢自然就唔會有「訴求」呢回事,所有政府答應嘅嘢都係被逼嘅「城下之盟」。以後一有機會就會反口,一有機會就會秋後算帳。就算聽日宣佈撤回,你夠膽信佢咩?國民教育話擱置,之後係咪陰啲陰啲拆散嚟推呀?政府聽日就話追究警察濫權,你又會信咩?投訴警察課、監警會、保安局、律政司,全部都係佢嘅人喎,點信?成日話既定機制處理警察投訴,之後結論係咪「無法完全證明屬實」呀?之前嘅佔領,係咪之後秋後算帳逐個捉呀?

所以首先有一個屬於人民嘅政府,先係提出任何其他訴求嘅先決條件。先可以保證政府會真誠履行承諾。

5、五大訴求歸根究底只有一個核心

五大訴求歸根究底只有一個核心。核心就係建立一個屬於人民、時刻要對人民負責嘅政府。冇呢樣嘢,就算政府答應你一百個訴求都冇用,隨時可以加倍攞返走。相反,有呢個核心,甚至你唔須要逐樣訴求爭取,政府自然而然唔會逆民意而行。

所以我提出而家開始要將目光同精力,集中放喺唯一一個目標,「立即實行雙普選」。唔好浪費精力去搞五大訴求、七大訴求、光復十八區,越搞越多。我哋嘅要求只需要一個。達成到呢個,其他所有嘢都自然會水到渠成。

6、普選就係 Now or never

建立屬於人民嘅政府,爭取雙普選唔係唯一方法,甚至唔係最完美嘅方案。但係佢係最大認受性,最容易得到多數人支持嘅最大公因數。起碼唔會有人夠膽公開講反對普選。

普選的確會令到而家有權嘅勢力繼續有生存空間,但呢種空間先係令到佢哋有機會妥協嘅契機。選票會畀中共用資源滲透亦都係無法避免,但係可以將佢由而家完全操縱選舉規則加埋結果,拉到大家同處平等嘅規則之下競爭。最重要係普選唔會抹煞其他更進一步選項嘅可能性,可以為將來嘅民主打下基礎。

如果有人覺得普選未係時候,我可以答的確而家唔係最好嘅時機,因為最好嘅時機喺一九九七已經過咗。九七打後每一日都只會迎嚟更差嘅時機,所以今時今日已經係最後嘅好機會。極權唔會俾你等等下就突然間會想將權力交出嚟畀你,相反只會不斷進一步壓逼你生存空間。等咗二十二年冇任何一絲成果等到過,淨係等到一步一步嘅窒息。所以所謂普選嘅時機,絕對唔係靠等就可以等到,係要自己落手落腳拼搏出嚟。

最後要提大家,爭取普選嘅路都唔係容易。我哋最大嘅勝機在於人數同堅持。同時最大嘅弱點亦都係人數同堅持。只要呢兩方面稍有頹勢,對方都會覺得我哋係「可控」,就會冷處理等我哋自己收檔。相反,我哋要不斷畀出「無辦法收科」「無限升級」嘅壓力,先會令對方讓步。當然實際上冇得無限升級,所以要靠大家靈活變陣,不斷發掘新嘅抗爭手段。

記住,目標要集中一個,手段要有無限個,繼續發揮水嘅真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