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不罷教和學生不罷學的原則下,支持中學生自發罷課活動!

2019/8/24 — 20:36

8.22 中學生反修例集會

8.22 中學生反修例集會

日前(22/8/2019)十所大專院校學生會正式宣布於九月二日新學年開課日展開為期兩周的「罷課不罷學」行動,期間將舉行集會和公民講堂等一連串活動。而且,中學生的罷課行動正在醞釀中,分別由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青年反修例關注組和香港眾志搭建的「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所策劃,以及由學生動源、中學時政和青年前線組成的「香港學生罷課聯盟」所籌組。前者聲稱(17/8/2019《明報》報道)在網上已有近二萬名中四或以上的中學生回應,近半學生表明將參與罷課。看來中學生罷課一事已如箭在弦,教育局亦嚴陣以待,早前曾召集一些辦學團體代表和建制派教育界人士交流應對策略,並於 20/8/2019 正式發出《作好準備迎接新學年》通告給全港學校校監和校長,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筆者以為,教育當局對於大學生推動的罷課行動實在管不了,畢竟無從施壓和干預,一來由於高等教育機構的自主和開放原則,二來年輕大學生關注政治議題和社會事務,以至身體力行積極參與都是應有之義。觀乎國際上不少政治運動的崛起和發展,大學生作為政治演化和社會改革的進步力量,必然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香港的年輕大學生在過去和當下亦然。為此,筆者希望在香港當前這一場全民逆權運動中,大學生的新學年罷課能夠掀起新一波的洪流浪潮!從整體抗爭策略來說,成長中的中學生是將要接棒的下一代,他們適時的配合行動至關重要,因此,筆者所關心的是中學生的罷課,本文旨在就此議論。

筆者明白,不同年齡層的學生在心智上、認知上和情緒上有著差異的特性和需要,教學上當然有不一樣的處理原則和方法。所以,具體而言,筆者本文所說的中學生是中四至中六,年齡大約由 16 歲至 18 歲不等。這樣年紀的年輕人有一定的生活經驗和感受,對社會事物有其局限性的認識和看法,也許在一些成年人心目中往往被視為浮淺、不成熟,並且在固有價值觀判斷下被定論為偏頗、激進。可是,無論如何,這是年輕人自我建構和學習成長的必然過程,是他們真切的反應和體會,家長和老師必須予以尊重和瞭解,並且只能通過互讓互諒、平等開放的交流過程中,把道理說明,把問題澄清,把鬱結紓緩,把疑慮消除,甚或重新檢視和再認識事情的本質真相也好,學校當局、老師和父母絕對不能強行以行政手段,或者單一的訓令和勸誘方式來壓制年輕人所思所想所感,以至左右他們經過深思熟慮的抉擇行動。

廣告

事實上,就以過去近三個月來「反對修例」事件的發展,絕大多數的年輕學生,無論透過傳媒報道所見所聞、現場親歷的個人參與行動經驗,或者父母朋輩和老師的影響,自己已形成一定的認識和判斷,因此,對於應罷課的呼籲也必然有其觀點和看法。筆者以為,學校當局和老師的適當疏導辦法就是:在「老師不罷教、學生不罷學」大原則下,支持學生自發的罷課活動!

上文提及的教育局通告,連同兩個附件共二十餘頁,開宗明義說明「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洋洋灑灑旁及「部份學生和教師受到情緒困擾、可能出現的罷課訴求或校園欺凌等」。拆穿了其實就是發放一個重要「指示」:在學校裡只容許教育當局宣傳政府視為「政治正確」的訊息,其他在學校裡任何偏離這條紅色底線的言詞,哪管是基於討論、探索和研究的教學專業原則,都必須壓抑和制止。筆者以為,教育當局的心態和所採用的策略,與內地政府鎮壓異見人士的「維穩手段」大同小異,表面上所謂確保「維持安全、有序、平和的環境,守護學生,讓他們能在寧靜的校園專心學習」,實際上就是要配合特區政府當前民間反抗爭的策略,在校園營造和諧氣氛,將響徹社會的抗爭聲音消減下來!

廣告

文件字裡行間的「指引」訊息充滿對校長和教師的不信任、猜疑,以至恫嚇,漠視教育工作者的專業識見,用上「煽動」和「鼓動」字眼,以及「不應以學生的參與作為壯大聲勢、施壓的手段」等字句,並附上《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提點」教師「謹言慎行」云云。而且,文件中既然提及「學校處理富爭議的議題時,須以專業角度考慮有關課題是否合乎學生的程度,並以持平和能反映各方面的觀點為原則」,卻又斷然以「教育局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罷課」一捶定音的抹煞中學生的自發性、自覺性和自主性行動。教育局不敢正本清源的處理爭議,看來這樣的「息事寧人」思維其實於事無補,只會激化年輕人的憤怒!

中學生自發罷課活動是抗爭運動中的一種民情醒覺。歷史上築堤防汛總不及引洪入海的效果,對於中學生自發的罷課行動,消極禁止、強行壓制絕不是善法。況且,中學生罷課的具體活動形式和內容仍有不少有待商討的空間,筆者以為,在「老師不罷教和學生不罷學」的重要原則下,加上專業老師的輔導和啟發,動之以理,曉之以情,相信中學生還是可以作出理智的罷課抉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