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公會圍標基督教選委?

2016/10/15 — 12:57

【文:費儕 @ 聖法蘭西斯行動】

(以下文章全為個人意見,不代表聖公會和聖法蘭西斯行動立場)

前幾天在facebook看到前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同學批評協進會的選委抽籤的文章。文中他以聖公會為例子,直斥基督教高層利用這次基督教選委抽籤玩圍標,大呼非常黑暗。小弟做了聖公會會友十餘年,坦白說近年對這教會甚為失望。但對於他的評論,小弟實在不吐不快。

廣告

文中說:「聖公會,香港大宗派,著名人物有鄺保羅管浩鳴,有48間註冊左慈善團體嘅教會,318個慈善團體/基督教機構,包括自修室/青少年中心/學校等等。

咁聖公會實際可以點玩呢?

廣告

1. 先用宗派去提名鄺保羅 
2. 用旗下48間堂會提名管浩鳴 and friends 
3. 用318間機構去提名其他想玩嘅建制派
4. 仲有人想玩,可以係堂會收20個提名,假設每間教會得200人(實得應該多幾倍),都有九千幾人,可以提名480人
係一個咁嘅制度下,聖公會最多可以靠自己旗下關係網送到847個人去玩抽籤。」

首先第一點,以小弟理解,鄺保羅是不會用宗派提名自已,因為上次選委他沒有參與,今次也不會參與。可能他會用這個權提名管浩鳴,這亦是本會高層有能力和會做的。至於高層想當選委是否如林同學所言:「可以提拔做政協,返大陸盡情宣教(唔搭路點返去?」,小弟不排除有人想藉當選委來謀取個人利益,但不會是像他所說的那樣。眾所周知,共產黨給你當政協,一是你付錢買,一是你有統戰價值。基督教界能當政協的只有鄺保羅。他是基於聖公會大主教這身份而受到統戰,跟當選委無關。他本身更不是選委。至於回大陸宣教,大陸向來嚴禁外來傳教,習近平上台後對基督教更是不信任。政協對拆十架也是愛莫能助,更何況是一個小小的特區選委?有何能耐談往內地宣教?

至於第二點「用旗下48間堂會提名管浩鳴 and friends」,坦白說教省其實影響不到旗下堂會提名那人。聖公會不像天主教會中央集權,各堂會原則上獨立運作,堂會也有其牧區議會,教省可以操控的很有限。堂會提名那些人更大取決與該堂主任與及該堂具影響力的教友,教省在這裡影響力有限,高層也管不了。而管浩鳴也說了,教省沒有指引給轄下堂會與機構,是否參與抽籤與提名人選交由堂會及機構自行決定。

到第三點,作者列舉聖公會有318個慈善團體/基督教機構,包括自修室/青少年中心/學校等等。對不知就裡的人來說,聖公會堂校社服機構多如牛毛,儼如一個龐大組織。然而熟知聖公會架構的人都知道,聖公會可控的頂多只有教堂這一部份。其他那些學校和社服機構是政府的資助機構,其財政、人事及營運均獨立於聖公會。換句話說,聖公會只是掛名,它是沒有能力和權力影響到這些機構提名甚麼人。

最後第四點,是小弟恕難茍同一點,作者聲稱:「仲有人想玩,可以係堂會收20個提名,假設每間教會得200人(實得應該多幾倍),都有九千幾人,可以提名480人」作者言下之意,就是幾千名聖公會友都是沒有獨立意志,任由教省高層舞弄的扯線公仔嗎?小弟認識不少聖公會會友,有藍絲,有黃絲,但絕對不是羊牯!小弟知道一些想參與抽籤的弟兄姊妹,他們過往立場一向反政府,反教會親建制。參加的目的就是要踢走689,壯大非建制派實力。作者怎能把那些親中保皇的人與反建制的教友混為一談?況且,用得20個提名的,就是以個人名義參選,不是以聖公會的名義參選。但作者不分清紅皂白的就把聖公會出來的人就是親建制,就是受教省控制的棋子。這顯然是武斷和以偏蓋全。就像那些逃離到歐洲的敘利亞難民,或許有極小數是壞人,但總不能把全部人都看成恐怖分子加以歧視吧?

況且今年基督教選委用抽籤的方法,絕對比過往選舉的方法來得公平。過往所謂選舉,參與門檻高,投票人數亦不多,部份大宗派或大堂會的大人物,很容易獲得教友支持而當選。一般信徒要參與或當選極為困難,這次改用抽籤的方法,參與門檻很低,信徒參與相對容易很多。

更重要的是,過去的選舉選出了一批極有問題的人當選委。如指六四問題「不問真相只要寬恕」的劉金勝、「自有歷史判斷」而拒絕要求公開真相的陳世強、「當時不在香港所以不清楚」的張洪秀美;投選特首的原則是未來特首要「愛國愛港」的陸幸泉;於諮詢會上 拒絕舉手支持「取消基督教小圈子功能組別」、「中共釋放維權人士」和「外傭可申請居留權」的許朝英;曾支持梁美芬參選立法會的吳思源。當中最可惡的是唐榮敏和陸幸泉完全缺席諮詢大會,在零諮詢的情況下獲選。而及後更爆出陸幸泉竟不是登記選民,而喪失選委資格的鬧劇。今年改用抽籤的方法,起碼斷絕這些人能自動當選,壟斷席位的惡性循環。

而且我們不要忘記,這次產生選委的方法是用抽籤的。最終的結果如何,根本無人得知,人人都是機會均等的。即使就如批評者所指,大宗派種票,派了很多人出選,理論上抽中的機會會較大。但不要忘記,每種提名方法抽出來的十個人,四條隊合共四十人還要第二次抽籤,再抽十人出來。大型教會或大人物在第一步或許能發揮人多影響力,但到了其他隊的人混合在一起的情況下,那個抽中的機會率已經降低。

部份反對基督教選委的人直斥這是「圍標」,但甚麼是圍標呢?圍標是大部份參與者都要是自己人,並且與負責招標的人勾結,內定了結果。可是這次選舉是抽籤,究竟會抽出甚麼人是沒有人知的。就當基督教協進會已跟這些教會、機構、人物「打龍通」,但第二次負責抽籤的人是政府的選舉主任,要讓親建制的人當選,非要此人配合不可。然而究竟政府派那位選舉主任來抽籤?那些大宗派和機構可以指定派那位選舉主任來嗎?若然不知道此人是誰,如何預先勾結?況且那位公務員何以會以身試法,協助你們當選?

坦白說,小弟也不贊同現在分四條隊和兩輪抽籤的方法。我認為一輪簡單抽籤便可以了。很多人說為何不用天主教那種抽籤方法,然而天主教是一個單一教會。基督教包括新教和東正教,宗派、堂會和機構山頭林立,各方勢力根本難以簡單擺平。加設頭一輪的抽籤,顯然是為了擺平各宗派、各堂會、各機構的一種折衷方法,讓各派可以均衡參與抽籤。這未必是最理想的做法,但這亦是現時最least evil的可行辦法。

當然有些人覺得不應該參與這個不義的小圈子選舉。用過去的思路,這是對的。但自八三一落閘後,獲得真普選的希望幻滅。千二人投票就是目前特首的選舉方法。過去689治港四年,自身固然醜聞不斷,香港法治、人權和社會卻受到嚴重破壞和不斷沉淪。阻止689連任,把他拉下馬是當務之急。參與這次選委,就是一種方法。況且,若這次基督教選委能多些非建制的弟兄姊妹參與,讓基督教界有一些非建制選委,從而壯大非建制派在選委會的力量,迫使下一屆特首候選人,在一些關鍵議題,例如房屋、教育、全民退保上,作一些有益於港人的政策。

究竟這樣做是否合乎信仰教導?小弟首先想到的是但以理。當時猶太為巴比倫所滅,但以理被俘擄至巴比倫。身處敵國,他仍堅持上帝的誡命,不吃巴比倫的肉,不拜巴比倫的偶像,不向波斯的神祈禱。即被火燒、扔進獅子坑也面不改容。這些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面對巴比倫、波斯這些不義政權,他卻走進了建制,還要步步高陞,並且歷侍三朝。其次新約中,耶穌曾說過不義的管家的比喻。話說一個管家知道財主快要解僱他,他於是馬上要思考失業後的去路。管家結果想到一條絕計,就是運用現時的職權,寬減那些欠財主錢的人的債務,藉此希望這些人日後會關照自己。耶穌說:「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做事精明,因為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我又告訴你們,要藉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遠的住處去。」(路加福音 16 : 8-9節)

在罪惡的世界和不義的制度中,我想基督徒還是可以做點事的。

費儕

(聖公會某堂不知名老海鮮)

林淳軒:〈到底基督教高層可以有幾黑暗?〉
圖:改自李二保:〈插翅難逃〉
 

原題為:聖公會圍標基督教選委?─評林淳軒〈到底基督教高層可以有幾黑暗?〉

 

發表意見